长荣巨轮苏伊士运河打横搁浅,哪些行业受到冲击最大?

400米长的集装箱船“长赐号”预计需要数周时间才能脱浅。(Getty Images)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长荣海运的巨型集装箱船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导致这个世界上最繁忙的贸易航道之一瘫痪。分析师周五(3月26日)表示,这艘巨轮阻断了狭窄航道的货物流通,这将给全球供应链增加压力。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欧洲的制造业和汽车业,包括汽车供应商,将受到最大的打击。

这艘400米长的集装箱船“长赐号”(Ever Given,长赐轮)自周二(3月23日)以来一直被困在苏伊士运河中,导致链接欧洲和亚洲之间最短的海上通道的集装箱交通中断。这些集装箱运输货物、零部件和设备等。

尽管解救工作仍在进行,但打捞专家警告说,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据路透社报导,每年约有30%的全球集装箱运输量通过该运河。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分析师表示,当堵塞现象持续存在时,被切断的贸易路线可能会影响全球约10%~15%的集装箱。

“非常高的消费和工业需求,全球集装箱运力的短缺,以及全球集装箱航运公司服务可靠性的低下……使得供应链极易受到哪怕是最小的外部冲击。”分析师们在周五的一份说明中说。

“在这种情况下,这次事件(发生)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他们说。

欧洲制造业和汽车业受冲击最大

咨询公司IHS Markit的格雷格‧诺勒(Greg Knowler)表示,由于欧洲进口商的大量需求,亚欧贸易航线上的船舶利用率已经处于满负荷状态,欧洲的码头因Convid-19病毒(冠状病毒)相关措施而出现劳动力短缺。

该咨询公司在一份说明中补充说,空集装箱的延迟返回将进一步加剧当前的集装箱短缺情况。

他们补充说,苏伊士运河也是美国进口商从东南亚和印度进口诸如鞋类和服装等制成品的首选路线。

现在,船只将可能不得不沿着南非好望角的更长路线行驶,这将使他们的旅程增加大约7至10天的时间,也将推高成本。

因此,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欧洲的制造业和汽车业,包括汽车供应商,将受到最大的打击。

分析师解释说,这是因为这些领域采取的是“及时化”(Just in time)采购方式,也就是说他们不囤积零部件,只有够在短时间内使用的库存,而且,他们是从亚洲制造商那里采购零部件。

“即使(巨轮搁浅)情况很快得到解决,港口拥堵和已经受限的供应链进一步延迟也是不可避免的。”分析师们说。

他们补充说,其它运输方式并不可行,由于全球航空旅行的减少,航空货运能力已经很紧张,而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铁路运输量有限,已经接近饱和。

“我的看法是,这将在短期内给全球很多国家和行业带来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苏米特‧阿加瓦尔(Sumit Agarwal)说。

Source: Associated Press / Cnes2021

解救工作仍在进行 脱浅可能需数周时间

苏伊士运河周五加紧努力,解救被卡住的“长赐号”,以期结束运输堵塞局面。这起事件使得油轮的运费飙升,并扰乱了从谷物到婴儿服装的全球供应链。解救巨轮的工作可能需要数周时间,而且由于天气状况不稳定,解救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长赐号”的船东Shoei Kisen否认了有关其目标将在周六晚上前脱浅的新闻报导,称让船重新浮起的努力正在进行。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说,一旦船头的2万立方米沙子的疏浚作业完成,将立即恢复用拖船使该巨轮脱困的努力。

SCA表示,欢迎美国提供帮助。土耳其还表示,在安卡拉最近推动与埃及在多年的敌意后修复关系的情况下,可以派船前往运河。

对油价会有何影响

据路透社的一位目击者称,周五上午在塞得港(Port Said)岸边可以看到大约二十多艘船。

由于担心“长赐号”需要数周时间才能脱浅,油价周五上涨。Refinitiv的船运数据显示,油价周五涨幅超过3%,因为自周二以来,共有超过30艘油轮在运河两岸等待。

不过,分析师表示,这些延误正值原油和液化天然气季节性需求低迷之际,这可能会减轻对价格的影响。此外,欧洲受Convid-19病毒疫情冲击,正在进行新一轮封锁之际。

布伦特原油(Brent crude)在周四下跌3.8%后周五上涨2.12美元(3.4%),至每桶64.07美元,美国西德克萨斯中间基原油上涨2.16美元(3.7%),至60.72美元/桶,此前一天暴跌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