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副作用很大,染过疫者第二针慎打

图右(上至下)布碌崙华人联合会主任Ansen Tang与亚美医师协会主治医师李显民,及亚美医疗中心疾病管理主任医师李俊杰,讨论疫苗常见问题。染疫康复者Alice Lam(右下)表示,染疫康复后仍有后遗症。(视频截图)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COVID-19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长达一年了,目前各界都把希望寄托在疫苗上。针对疫苗的副作用、老年病患打还是不打,众说纷纭。亚美医疗中心疾病管理主任医师李俊杰表示,据他观察,未染疫的人,在施打第二针后次日很难熬,身体反应较大;而染过疫的人,在打第一针时的反应就相当于平常人打第二针的反应,因此第二针要慎打。

布碌崙华人联合会与中美医师协会昨天(2月8日)举办线上讲座,邀请亚美医师协会主治医师李显民和亚美医疗中心疾病管理主任医师李俊杰,讨论疫苗常见问题、与COVID-19相关的长期健康影响和后遗症。

李俊杰(Paul Lee)医生说,当1月份疫情相对平缓时,人人对疫苗的态度都是“不要把我当大老鼠实验”;而到了现在,法拉盛、羊头湾和八大道等地疫情上升,华人在拥挤的居住环境下很容易由一人引入变全楼连环中招,因此人人抢着打疫苗,且“个个成为疫苗专家,到诊所念念有词,要打这种疫苗,不打那种疫苗”。

在谈到疫苗的副作用时,他说,不少人打了第二针疫苗后感到“发烧发冷”,也不是全部,但个别人的不良反应“很恐怖”,而华人圈中普遍指望这两针打完,就能像武侠剧中的高手张无忌一样变得“百毒不侵”。

即使新冠疫苗有其副作用,李显民医生还是认为打疫苗有预防作用,他敦促民众在家准备好退烧药等应对不良反应的药,做好心理准备熬过一两天。不过由于染过疫的人,在打第一针时的反应就相当大,担心打第二针时身体可能扛不住,因此这些人打不打第二针,还要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讨论结果。

对于“三高”(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的老人,还有长期病患者是否不适宜接种疫苗?李俊杰说,微信上很多人传老人不应该打疫苗,他认为未必是假信息,但他认为不同环境的做法不同,例如中国年轻人感染严重,因此中国未必鼓励老人施打疫苗,而美国担心老人家太多感染会让医疗系统崩溃,因此在做法上反过来。但长期病患合不合资格打疫苗,则是一个“很复杂、很深奥”的问题。

之前,川普总统赞扬他接受的实验性抗体药物治疗是“上帝的奇迹”,是治愈他的功臣。李俊杰医生说,这些单株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 infusion) 对发病十天内而不严重至入院的患者有明显效果,“很多人还不知道,很神奇,24小时内所有症状消失。”不过他说,这对变种病毒患者可能无效。

李俊杰表示,这种单株抗体为早期降低病毒含量的药,治疗对象为COVID-19病毒检测呈阳性的轻中度成年患者,以及有发展成重症的高危险人群,这包括65岁以上,或有某些慢性病史如心脏病或糖尿病的患者,这种药很贵,但医院只收打针钱不收药费,由政府批给个别医院。玛摩利医院(Maimonides Hospital)就有,但须经过家庭医生转介,不是任何人直接上医院就能打。

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的后遗症,与会的Alice Lam女士说,她去年4月染疫,康复后手指痛,右手晚上一碰被子就有刺痛感、甚至拉不动被子,心跳加快等。李显民医生分析,这是新冠病毒攻击了神经系统的缘故,李俊杰说,或者残存的病毒引发过度免疫反应,影响到神经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