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日韩产品推荐

本文授权于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 :hereinuk

【新西兰生活网】这是发生在2007年初的事。

在墨西哥一个叫“女孩镇”(Girlstown)的寄宿学校里,一夜之间,500多个女生感到自己的下半身有莫名刺痛,渐渐的,双腿瘫痪,无法移动。她们恶心、呕吐、发烧,有的甚至出现幻觉,看到“拖着脐带的婴儿”和“白色身影”。

症状像瘟疫一样传染出去,老师、家长都一一中招,甚至,连政府派去调查的科学家,也患上了同样的症状。

最近,Vox的记者们翻阅了当年调查事件的科学家的笔记和报告,慢慢拼凑出整个故事……

女孩镇是一个由玛丽姊妹会(Sisters of Mary)管理和创办的天主教寄宿学校。

玛丽姊妹会是一个总部设在韩国的宗教组织,因为想要帮助第三世界国家贫穷的孩子们获得更好的教育,它和美国牧师Aloysius Schwartz一起,在1991年在墨西哥的查尔科市(Chalco)创立了公益学校女孩镇。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对墨西哥穷苦的女孩们来说,女孩镇绝对是个好去处。

这里占地足有80英亩,有现代的教学楼、游泳池、体育馆、足球场和篮球场。老师有的来自韩国,有的是墨西哥本地人,她们除了教学生们基础的学科知识外,还有裁衣、烹饪、电脑编程等职业培训班。

当然,最吸引学生的,还是“免费”——不要学费、免住宿费、免餐费。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女生们在学缝纫。图片来自女孩镇官网)

经历过多年的毒品战争,墨西哥穷人的生活状况一直很糟糕,而女孩们则是弱势中的弱势。失学、家暴、性侵,这是很多墨西哥女孩面临的日常困境。

而女孩镇的存在,给了她们一个“逃生通道”。虽然,女孩镇在招生时强调学校规矩严格,宗教气氛浓厚,但是……免费呀,为什么不去?

Jovita 和Maria就是冲着“免费”去的,入学那年,她们12岁。

Jovita和Maria是墨西哥Tuxtepec镇人。

Jovita的性格文静,有点软弱,她的爸爸在她8岁那年抛妻弃子,跑到美国生活;她的妈妈是一个洗衣妇,辛苦工作但付不起房租,Jovita只好早早退学,靠给别人看孩子补贴家用。

Maria看着和Jovita不一样,容貌出众,有点高傲,但家里也是乱七八糟:妈妈是死亡圣神(Saint Death)的信徒,行事疯疯癫癫,人们在背后说她是女巫。

但两人都很聪明,通过女孩镇的考试和面试后,两人坐上学校大巴,一路颠簸来到女孩镇。

女孩镇所在的查尔科市距离首都墨西哥城有一小时车城,是大首都周围最穷的地方。荒地上,零星散落着废弃的停车场,还有外地人搭建的歪斜的混凝土房屋。灰白的雾霾弥漫在山谷里,空气中是没处理过的污水的臭气。

一下车,学校的修女们就给她们严格检查。

在没来之前,学校说过,除了身上这身衣服,不准带其他任何东西来,甚至连家人的照片,都不准带。有些女生偷偷把照片藏在衣服里,也被扒出来了,因为修女们会要求她们把衣服脱掉,只穿内衣检查。

有的要求是很东亚式的,比如所有女孩的头发必须剪短,在耳朵下两根指的位置;有的则很不近人情,比如不让女生们给家人写信打电话,每年只有一次回家机会,一次只准待两周。

Jovita很想和Maria在一起住宿舍,其他人她都不认识,但修女们把所有人都打散了住,两人只好分开。

之后,就是普通的上学生活,但据事后调查的Loa Zavala写道,这日常……其实也不怎么日常。学校有意无意地切断了女生与外界、他人的联系,使她们包裹在情感真空中,而这真空,是后来怪病暴发的一大原因……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听课中的女生们。图片来自女孩镇官网)

所有新来的女孩们发现,学校的规矩比之前想的还要严。女孩们不被允许看电视、杂志和听广播,她们也不被鼓励和老师、修女以及宿管有情感联系和身体接触。

如果学校发现学生和某个宿管关系特别好,还会专门把她们分开,放到不同的楼层和宿舍。

没有了大人,女孩们只好把情感放在同学身上,但修女们也不会让女孩们太亲密,有一点苗头都不行(报道没说为什么,猜测可能是为了“预防”同性恋)。

每天,女孩们的生活严格按照日程表移动,起床、上课、放学、熄灯。

没有家人的消息,也没有姐妹的陪伴(学校规定,每个家庭只准一个人入学),连朋友也要被修女们防着,实在是无聊至极。直到2006年的一天,这个无聊被一场短途旅行打破了。

当时,学校安排一些女生到墨西哥城市中心的Universidad de Anáhuac学校游学,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她们摸到了一本杂志,偷偷带回女孩镇看。

在这本杂志里,有一篇关于如何制作通灵板(Ouija board)的文章。只需要找一块木板,写上Yes和No,然后再写上26个英文字母和一些数字,就能制作完成,非常容易。很快,Maria跃跃欲试,成了第一个制作通灵板的女生。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通灵板。图片来自网络)

在一所严格的宗教学校,玩通灵板肯定是要挨罚的,但Maria胆子大,有领导能力,而且在学校里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无聊到她原以为任何新奇有趣的事铤而走险。

她等熄灯后,竟然带着女生们从六楼的窗户爬出去,爬到屋顶的阳台上玩通灵板。悄无声息,无人发现。

Jovita是Maria带着玩的女生之一,之后她开始体验到一些无法解释的景象和声音。有天晚上,Jovita去上厕所,厕所里只有她一个人,但她听到旁边隔间里有冲水声。Jovita很奇怪,把每个隔间打开看了,确定只有自己,但那冲水声一直在。

Jovita被吓得半死,Maria却越玩越嗨。

2006年春天,学校举办每年一次的篮球比赛。这是女孩镇最受欢迎的活动,赢的队伍能获得最大的荣誉。也许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Maria用通灵板发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自己的朋友Liz所在的队伍能获胜。最后,Liz队确实赢了。

Maria高兴了,但其他女生们很生气,觉得这是作弊。一片怨声中,好几个女生向修女告发Maria用黑魔法,修女们再报告给院长张修女。很快,学校决定将Maria开除。

来女孩镇上学是很多穷苦女孩的梦想,Maria当然不愿意,大吵大闹,说自己不是唯一玩的,为什么要开除自己。修女们不理,把她从宿舍里拖出来放到另一个房间。

这时,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在房间里刚好出现了一阵风,这风是如此之大猛地吹到门上,而Maria的手指刚好的门缝处。“嘭!”的一声,她手指上的一块肉被割下来。

在修女们拽着她走的时候,Maria一边走,血一边滴落在学校的走廊和大厅里。

学校说,那风是普通的风,但Jovita等人不相信,因为Maria走的时候,刚好遇到了Jovita和其他几个女生,说了一番话。

原话是什么记不清了,但每个人在记录中回忆出的意思差不多,大概是“我们这个年纪里每个告发过我,或者觉得我很坏的人都会生病。你们的腿上会生病,你们会没法走路。你们会被诅咒。”

之后,怪病就开始了。

很多学生开始变得难以区分现实和幻觉。一个叫Zitlali的女孩说自己看到了“拖着长条脐带的胎儿”和“无脸婴儿”,Jovita和室友们说看到一个白色身影帮她们按摩腿。有的学生在走廊里看到女生尸体悬挂着,有的从黑暗处听到婴儿和小孩的哭喊。

更多的,是女生们的腿瘫痪了。她们先是感到腿部刺痛,渐渐的,没有力气,无法走动,之后,“生病”的女生只好靠其他人扶着。呕吐、发烧,这些症状也常出现。这瘫痪的怪病渐渐流传开,最后竟有超过500人下肢无法走动。

修女们也吓坏了,她们不敢让女生们回家,害怕传染病会传到村子里,于是找人到学校驱魔。结果没有作用,于是又用一种土方法,把一种植物粉末洒在女生腿上然后用火烧,可还是没用。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学生和修女们在参加宗教活动。来自女孩镇官网)

因为情况太严重,有人通报了媒体和政府,很快政府的检查员和流行病学家就来了,但他们检查了水、食物和泥土后,什么异样都没有;

之后又检查了是否存在布鲁氏菌病、钩端螺旋体病,和立克次体病,也都没有。最后,是政府派去的精神病学家Dr. Nashyiela Loa Zavala找到了原因。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当年纽约时报对此事的报道)

在采访了大量出现症状的女生后,Loa Zavala把Maria事件的前因后果串起来,得出结论:女孩镇的怪病,其实是因为心理因素而导致的身体失调,俗称歇斯底里症(Hysteria)。

歇斯底里症其实是医学界渐渐停止使用的一个词,但Loa Zavala在报告中写道,不管是分离障碍还是焦虑症,如此大规模的集体失常,只能用歇斯底里来解释。

“医学界现在普遍相信歇斯底里是不存在的,但是眼前这不就是一个案例吗?它当然存在啦,我们这里有好几百人呢!”Loa Zavala在报告中说。

Loa Zavala的治疗方法是追溯学生们的身体症状,找到那些可能触发心理疾病的事件,往往,都和女生们的原生家庭有关。

上文提到的Zitlali的第一任继父就是个家暴男,第二任继父甚至是恋童癖,对Zitlali动手动脚;Jovita没有爸爸;Soledad被妈妈用鞋子抽打出血。

当Loa Zavala坐在教室里听女生诉说自己的痛苦的时候,她自己的腿也僵硬了,无法移动。

她的手臂同样出现症状,虽然不是很清晰。这说明了歇斯底里的传染路径,是必须看到或听到某人的症状后,自己才能复制出症状。看到得病的人一多,自己就成为新的病人。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Loa在2010年写的关于该事件的论文,发表在《国际心理分析杂志》上)

除了家庭因素外,女孩镇严格的管理,防止女生和其他人产生紧密的联系,这种氛围也让她们无法正常表达自己的情感,只好把痛苦通过身体病态表达出来。

在媒体的采访中,有父母非常生气,不理解学校为什么不让孩子每周给他们打电话,张修女说,这是为了让孩子们更有纪律。她坚称学校没有虐待孩子们。

通过和Loa Zavala谈话,以及得病的女生们之间相互隔离,渐渐的,大部分女生好了。但家长们心有余悸,不敢让孩子继续在这里读书,最后有300多个女生退学,包括Jovita。

Jovita的妈妈凑钱来学校,把她接走。对她来说,免费的学校,文凭,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就好。

在怪病事件发生后,张修女被调回韩国,但女孩镇到目前仍然运转着。

好消息是,经过这次事件,女孩镇不再那么严格,开始邀请父母们到学校和女生们一起参加活动,给他们亲情的陪伴。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

(校园活动。图片来自女孩镇官网)

但Maria呢?在病情暴发最严重的时候,学校找过她,但发现她和她的家人已经离开Tuxtepec镇了,不知去向。后来也再没人看到过她。

ref:

https://www.vox.com/the-highlight/21242299/outbreak-girlstown-chalco-world-villages-villa-de-las-ninas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47458260_The_expulsion_of_evil_and_its_return_An_unconscious_fantasy_associated_with_a_case_of_mass_hysteria_in_adolescents

Chalco Girlstown Mexico

…………………………

封闭女校,夜晚通灵会。一个女孩的诅咒,500多人得了难解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