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心脏停跳‘死’了90分钟,但整个过程什么也没看到……”

【新西兰生活网】最近,澳洲新闻网做了一个博客节目,探讨全球奇闻爱好者都热衷的话题:

“人死后,会看到什么?”这个问题有点阴森森的凉意,仿佛在触碰禁忌知识。

但见过“死后世界”的人其实并不少。

博客节目《我有消息告诉你》采访和整理了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发现人们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人看到死去的好友,有人看到云彩和白光,还有人什么都没见到……

杰西·索耶(Jessie Sawyer)是一名39岁女子,她原本并不相信濒死体验,直到2013年发生一场意外。

杰西患有多年的妇科病,一直在医院里进进出出。那年5月,医生建议她进行子宫切除术,彻底把病治好。

一番挣扎后,杰西同意了。

当天的手术做得挺成功,医生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杰西·索耶)

然而,就在杰西出院往家走的时候,她感到一阵剧烈的腹痛。

那种痛苦简直像有人拿电钻在胃里乱搅,杰西赶紧让丈夫把她带回医院。

等她到达医院时,情况已经变得很严重了。

“我的心率是145(注:正常成人在60到100之间),整个人在发低烧。医护人员扫描了我的身体,发现我体内在流血。我的身体还出现一种叫‘麻痹性肠梗阻’的病,它意味着,我的肠子基本停止蠕动。” 杰西说。

(病床上的杰西)

因为刚刚进行了子宫切除术,杰西的体内没有足够的血液再做一场手术。医生们只好尽力往她体内输血,争取二次手术的时间。

时间到了晚上,杰西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一个瞬间,她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我盯着墙,然后……怎么形容呢……我的眼睛本来是睁开的,它再次睁开了。眼睛真正睁开后,我看到我处于一个没有边界的、雾蒙蒙的白色房间。它就是一个纯粹的空间。”

“我意识到的第一件事是,我竟然能笔直地站起来。之前做手术,我根本做不到这个。接着,我看到不远处有人在等我,那是我的好朋友安东尼。”

“安东尼在两年前就去世了,我明白这不是快乐的重逢,而是发生了一些很严重的事。我死了。安东尼来这里是要带我回家。”

“在安东尼的身后,距离我大约15英尺远(约4.5米)的地方,出现一个白光。它刚开始很微弱,然后越变越大,越变越大。我不确定它距离我的具体位置,因为那光是没有界限的,它也不受时间控制……我无法描述它。总之,它是我体验过的最深沉、最无条件的爱。”

(康复后的杰西)

白光并没有把杰西带走,她感觉自己重新回到病床上的身体里,身体渐渐好起来。医生后来告诉她,当晚有段时间杰西的病情特别严重,差点就死了。

“回到我的身体里感觉很痛,就像在蒸完桑拿后跳进冰冷的游泳池。” 杰西说,“在那之后的12个小时,我突然排出所有积聚在腹腔里的血液。我最后排出了两公升血和800立方厘米、有拳头大小的血块。”

杰西说,自己经历濒死体验后,对世间的一草一木都怀有强烈的爱,同理心变得更强了。

辛西娅·布希(Cynthia Busch)在自己生日那天差点死去。

(辛西娅·布希)

那天,她感觉自己身体不太舒服,吃了点药。刚服用没多久,辛西娅的身体出现极其剧烈的过敏反应,她用传呼机呼叫丈夫,之后昏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我记得的下一件事是我到医院了。我的意识没有完全恢复,但我能听到周围的声音。然后,我看到我自己躺在急救台上,医生们在努力救我。”

这属于典型的“灵魂抽离”,但辛西娅没有觉得自己死了,她处于纯然的迷惑状态。

“我想找我丈夫,遇到难题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找他。我看到他在和医生说话,我凑过去听他们在说什么。医生说,‘我们已经尽一切努力了,但不知道该怎么办。’ ”

“我丈夫当然很难过,我看到他去和孩子们说话,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然后我跟着医生重新回到急救室,看到他们在我身上打肾上腺素注射液。它是用来治疗严重过敏反应的。我猜它不怎么管用。”

辛西娅漂浮了一阵,期间闭上了眼,等她睁开后,眼前的景象又变了。

“我看到一个非常长的走廊,到处是光和白云。突然,我看到我的祖母,她站在我面前。我吓坏了,因为她13年前就去世了,我心想我肯定是死了。”

“祖母看上去很好,她走过来跟我说,‘辛迪,你应该回去,照顾你的家人,现在还不是你来的时候。’

我记得我不停地问,‘我为啥在这里啊?’

她说,‘发生了意外,你以后会明白的。’ ”

“因为她不停地让我回去,我听从了,转身离开。但一直等我重新回到病床上后,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在那里做了选择,我选择回来。”

(辛西娅的祖父母)

辛西娅说,她认为是祖母救了她,如果当时没转身,不知道会不会真死。

相比之下,61岁的阿里斯泰尔·布莱克(Alistair Blake)的经历要平淡很多,他说自己死了90分钟,什么都没看到。

(布莱克和妻子梅琳达)

布莱克的家族有心脏病史,但他本人的身体还可以。2019年1月,布莱克高高兴兴地骑了45公里的自行车,回到家后和妻子梅琳达共享晚餐,然后上床睡觉。

凌晨3点10分,浅睡的梅琳达醒来,发现身旁的丈夫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推他没有反应。

她跑到厨房里打急救电话,电话那头的医护人员教她如何做心肺复苏。之后的20分钟,梅琳达疯狂按压布莱克的胸口。

(布莱克和梅琳达)

等急救人员赶到后,他们发现布莱克在临床意义上已经死亡了。

“他们在我身上又努力了一个多小时,继续进行心肺复苏术。” 布莱克说,“他们用除颤器在我的胸口电击了八次,力度超过正常状态的10到12倍。就这样忙活了90分钟,医生们都告诉我妻子,我可能活不了了。结果,我的脉搏奇迹般恢复了。”

“从技术上讲,我死了90分钟。我记得我在周六晚上睡觉,然后下一件事是周四早上从医院推车上醒来,他们把我从ICU搬到护理病房。”

(布莱克和梅琳达)

布莱克说,自己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我的大脑屏蔽了这两个时间点之间的所有事。很多人问我,我在濒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东西。哎,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没有明亮的光,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但我不介意,只要我身体健康就好。”

布莱克装上心脏起搏器,12天后出院。为了保持健康,他改变饮食习惯,减少工作时间,把更多精力放在家人和朋友身上。

节目最后,主持人请来姑息治疗专家帕特里克·斯蒂尔(Patrick Steele)。

他认为神秘的死后世界可以用科学解释。

“很多人认为,明亮的光是对来世的一瞥,或者是意识离开大脑的表现。但从心理学家的角度看,这更像是一种防御机制,或者像有些人说的,对早期记忆的闪回。”

“从医学的角度看——这也是我最坚信的观点——看到不寻常的景象,是因为我们的身体在濒死状态下改变了运作方式,特别是大脑的运作方式。”

“我们都知道,大脑需要大量的氧气和血液才能完成工作,但这些供应被切断时,它就失常了。

大脑的血液不足,造成一种类似隧道的狭小视觉区。在你昏过去之前,黑暗就已经出现了。所以我认为,出现白光是晕倒的表现,只是更夸张。”

斯蒂尔的理论有些道理,但是人们看到死去的亲友、奇怪的空间和灵魂离体怎么解释呢?

仍然是大脑运转失常?

也许它是真相,一切只是幻想。

也许人们只是看过类似的描述,醒来后无意间虚构了记忆。

但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性,很多人期盼濒死体验的故事是真的。

如果死后真的有一个平静的世界,去世的亲友们等待我们团聚。
对活着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轻柔的安抚吧……

ref:

https://www.news.com.au/lifestyle/real-life/true-stories/i-was-dead-for-90-minutes-this-is-what-i-saw/news-story/28d9d6e0e1b8d341718b2556553f910f
https://podcasts.apple.com/au/podcast/i-was-dead-for-90-mins-heres-what-i-saw/id1593788055?i=1000582296500
https://www.insideedition.com/near-death-experiences-prove-to-be-transformative-for-these-women-who-say-they-saw-the-other-side
https://www.mirror.co.uk/news/weird-news/man-who-came-back-dead-28227740

——————–

Cacee:不管看过、经历过、体会过怎样不寻常的东西,都可以被解释成大脑无法正常工作时的幻觉,这种漏洞百出的万能解释也太偷懒了吧。承认这个世界有着无法用眼睛看到却能用心体会到的不寻常的一面,不是对科学的一拳重击,而恰恰是给了科学一个自我完善的机会呀

狡兔三窟727:但我想起一些阿兹海默患者也是出现幻觉了(对不起。。)就总觉得别人偷他东西,有人在骂他,觉得地震了,但其实并没有。。

每天发呆pol:也许科学的尽头是玄学

平舟_:小时候药物过敏休克过,就记得倒在地上看着医院的排灯越来越亮,亮到整个视野都是白的后突然变黑,然后就像抽离了一样看着自己被抢救,看着妈妈被吓到腿软跪在抢救室门边,再后来就恢复意识躺在床上了,体验死亡的整个过程非常peace

Imperio_wxm:我啥都没反馈,就是一片漆黑,只记得濒死前后,中间啥记忆都没有,所以从来不信鬼神

熊花痴专用号:跟快速动眼期做梦差不多。大脑不再完全被意识主宰,而是在半自动驾驶。另外一半是什么呢,可能是一些大脑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