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指控马斯克曾要求提供性服务?马斯克回应:是泼脏水!

【新西兰生活网】今天,《商业内幕》发了这么一篇文章:

文件显示,一位SpaceX的空姐说马斯克暴露自己的下体,并提出性要求。公司支付25万美元让她保持沉默

文章称,事情发生在2016年,

爆料人是空姐的朋友。

根据这位朋友的说法,事情是这样的…

这位空姐是SpaceX飞机队的一名空乘。

她一进入SpaceX就被上司鼓励去考个按摩证,说是好给马斯克按摩…那样排班也会多…

于是,她就去学了…

2016年的一天,马斯克的湾流G650ER飞机正在飞往伦敦。

马斯克和这位空姐都在这架飞机上。

马斯克叫这个空姐进自己房间给自己”全身按摩”。

空姐一进去,发现马斯克光着身体,身上只有下半身有一条毛巾盖着。

“按摩的过程中,马斯卡暴露了他的生殖器,并且开始摸她,还说如果她愿意’做更多’,他可以给她买匹马,” 空姐朋友在声明中说。

至于为啥是买马?

文章说这位空姐是会骑马的..

但,这位空姐拒绝了马斯克的要求,

她还是继续给他按摩,但没有跟他进行任何性行为。

“空姐不是用来出售的,她不会为了礼物或者金钱提供性服务。” 朋友说。

湾流G650ER飞机示意图

在跟《商业内幕》的采访中,这位朋友透露了更多细节。

“他突然就把他的下体拿出来了,是勃/起的。

他开始向她提出性暗示,比如他摸了她大腿,还说他会给她买匹马。

基本上,他就想贿赂她,让她给他提供某种性服务。”

这个朋友说,她之所以知道这一切是因为这名空姐在事发之后没多久就跟她一起去爬了山,在爬山的过程中,空姐向她吐露了事发经过。

她在说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心烦意乱,人都在抖。

“她真的很烦,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这事之前,她把马斯克当做一个值得钦佩的人,但自从他暴露自己的隐私部位,并未经允许就摸了她,还想花钱换性之后,她就充满了焦虑。”

“她以为事情会慢慢恢复正常,她会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然而,不久后她发现,自己拒绝马斯克后,工作量开始干涸。

“她开始感觉她好像遭到了某种报复,她的轮班被减少了,她开始感觉很有压力。”

“她感觉自己因为拒绝出卖自己而被排斥,被惩罚。”

SpaceX对按摩特别看中,甚至雇佣了内部按摩师作为高管福利。

这位朋友说,这名空姐也是在上司的鼓励下,为了服务马斯克去报了专业的按摩课程。

“他们鼓励她去拿按摩证书,但要她自己出钱,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学。

他们暗示她,如果她会按摩,可以给马斯克按一个,她会得到更多飞行排班。

我感觉这说法很奇怪。

你是受雇来当空乘的,不是来当按摩师的。

如果马斯克喜欢按摩,那他应该付钱让你去读按摩学校啊。

但她当时很高兴,非常渴望得到这份工作,可以去旅行。”

2018年,这名空姐确信因为自己拒绝马斯克的要求,自己在SpaceX的机会已经遭到削减。

于是,这名空姐雇了一个加州处理劳资问题的律师,给公司人力资源部发了一封投诉信。

在差不多的时间,这名空姐的律师联系了这位知情的朋友,要她准备一封证明此事的声明。

空姐的投诉信一发出去,很快就在一场有调解人和马斯克本人参加的调解中得到了解决。

这个事情从未进入法庭或者仲裁环节。

2018年11月,马斯克,SpaceX和这位空姐一起签订了离职协议。

协议中给了这名空姐25万美元,以换取她不会因此事起诉的承诺。

同时,协议中还包括了限制性的保密条款和不诋毁条款,这些条款禁止该空姐讨论遣散费或者揭露有关马斯克及其企业的任何信息。

这名朋友说,她在曝光此事之前没有去询问这名空姐。

作为一名性侵幸存者,她说自己感觉有义务去揭露这些她被告知的关于马斯克的事情。

跟当事空姐不同,她的朋友并不受保密协议的约束。

“我感觉自己有责任出来说出这件事,尤其是现在。

他是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他有这样的权力造成这种伤害,然后扔一笔钱去解决,这不是在承担负责。

世界上有很多奴役他人者,但当一个人特别有钱有权时,他们会有一个像机器一样的系统为他们工作,让他们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位朋友认为,如果保持沉默,会让她也成为共犯。

“当你选择沉默,你也会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

你成为了让这个系统能继续运行的一员,让马斯克可以继续做他做过的这些可怕的事情。”

保密协议是这个机器的重要一环。

在联系《商业内幕》之前,这位朋友去联系了空姐曾经的律师。

律师告诉她,虽然她可以自由跟媒体对话,但如果分享关于此事的任何文件——包括她自己当初写的声明,都会给那名空姐带来风险。

“她主要担心的,显然是她的客户”,虽然律师也说保密协议是狗屁,也认为如果有其他女性遭到马斯克伤害,也应该站出来,但当说到她自己的客户,她就劝这位朋友不要跟别人分享她当初写的声明,

“这会造成很大的问题”。律师告诉这位朋友。

这位朋友也认为,如果当事空姐没有压力,出来说不会遭遇风险或任何麻烦,她相信她会站出来亲自说出这一切。

“我希望她会感觉我做的事情是对的,我希望她会感觉我说出了她不敢说的话。”

因为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全,这位朋友爆料是匿名的,

但《商业内幕》表示,他们知道这位朋友的真实身份,也知道空姐的真实身份。

他们还表示,这位朋友给他们看了她当初写的声明,以及关于此事的其他文件,包括电子邮件和其他记录。

目前,这个朋友的爆料是涉及马斯克个人唯一已知的性不端指控。

最后,这位朋友说如果有其他受害者,希望他们可以站出来,让真相可以大白。

听了这位朋友的指控,

《商业内幕》就去联系马斯克,问他有没有啥要评论的。

他表示需要更多时间回复这事,

“这故事还有很多其他细节。”

“如果我有性骚扰的倾向,我也不大可能30多年来就被曝光这么一次。”

他说这个故事有“政治动机”。

《商业内幕》延长了马斯克回复评论的截止日期,但再次联系他时,他没有回应。

而就在《商业内幕》发出这个故事的前一天,马斯克发了这么一条推:

“过去,我投票给民主党,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好心的政党。

但现在他们变成了分裂和仇恨的政党,所以我没法再支持他们,我会投给共和党。

现在,请欣赏将给我泼的脏水…”

过了一天,果然他的负面新闻就来了…

看到新闻后,他又发了一条推:

“对我的攻击应该从政治角度看——这是他们标准(肮脏)的剧本——但没有任何事会阻止我为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你们的言论自由而战。”

大家都知道,最近马斯克说要买下推特,并誓言要恢复推特的言论自由,还说如果成功收购推特,他会撤销推特对川普的禁令,恢复美国前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的账号。

川普在2021年曾被指控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当时推特以他“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危险”为由永久封禁了他。

这些事都连在一起看,

让马斯克的支持者认为,这貌似确实太巧了点?

你说马斯克有不当性行为,但事情这么早就发生了,早不说晚不说,刚好现在说?

而且这不正是马斯克提前预告的一样吗?

也有人认为是马斯克提前得到风声,

所以马上发推打个预防针,好到时候就说人泼脏水…

《商业内幕》的编辑John Cook表示,他们是5月18日早上9点左右去联系相关人士要求他们发表评论的。

而网友发现,当天中午12点22分,马斯克就发了一条推说:“针对我的政治攻击在接下来几个月会急剧。”

有记者&律师身份的网友Seth Abramson说:

“哇,马斯克还真的直接跑去推特,为这些新的性骚扰指控建立虚假防守了,说这些都是‘政治’攻击。”

“谁是所谓的‘他们’,@马斯克,为啥一家大媒体的报道,一篇你可以确认或者否认的报道——你却拒绝确认也拒绝否认,却说是一个’攻击’?

你有数百万追随者:如果你想叫这个SpaceX的员工骗子,‘那就叫啊’,还是你害怕如果你叫了,她会起诉你?”

过了一会,马斯克还真的在推特说:“这些指控是完全不实的”。

Seth Abramson立刻跟进:

“来了:现在马斯克公然称那名女性说谎了,现在马斯克可以被那个女人以诽谤罪起诉。——在他付钱让她别起诉之后。

看起来他已经打破了他的不诋毁条款。

我想这个故事在接下来几周会变得非常非常有意思。”

“另外很有趣的是——没有律师会错过的一点——马斯克距离上条推文35分钟后才发了这条推,说明他也思考了很长时间要不要公开称这个女人说谎。

他最后决定还是要这么做——他会承受之后的后果。”

这事还究竟会不会继续发酵,我们就接着关注接下来几天事情的发展吧!

ref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spacex-paid-250000-to-a-flight-attendant-who-accused-elon-musk-of-sexual-misconduct-2022-5


一只皮皮兔子.来自吉林:不稀奇,马斯克做什么都觉得正常

Mrembrace来自加拿大:个人不喜欢马斯克,但此事而言也觉得这个指控很可疑。此人处在风口浪尖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性侵犯方面的指控,且出现时间点也非常巧合,这种手段和舆论方式也特别有民主党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到现在除了一个人的指控以外没有任何其他证据……… 我万分支持所有的女性勇敢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但如果是政治利用性质的不实指控那只是在给平权运动拖后腿,反而愈加下作。看看接下来几个月有没有更实际的证据或者后续发展吧。

LindaYang来自上海:不知道该说什么…让子弹飞一会…
唯一想说的是,无论事情真实与否,请不要再出于各种目的拿性丑闻来作为一种“武器”,因为这会让社会对这类事件的容忍度提高,造成真正的受害者即便是发声了也不会得到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