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也有城管!奥克兰流浪汉住所被“强拆”“城管”被注射器误伤

奥克兰议会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已经出动,开始“强拆”这所临时搭建的安身之所(Newshub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五个月来,Gordon Robinson和其他五个无家可归的同伴一直住在奥克兰一个巴士站凑合搭起的一个“棚”里。

流浪汉:“强拆”太无天理!

这个临时的“牛棚”,装备有防水油布、床单和床,它已成为他们的一个安身之“家”。

但是,奥克兰议会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已经出动,开始“强拆”这所临时搭建的安身之所,并把它扔掉。

奥克兰议会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已经出动,开始“强拆”这所临时搭建的安身之所(Newshub报道截图)

Gordon Robinson愤怒地谴责奥克兰市议会:这是一帮无情的傢伙。

“他们正在占用我们的财产。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他们不但进行‘强拆’,还抢走了我的个人物品,包括我孩子的照片!”Robinson先生说。

“警察一来就胡乱掠夺,我们所有的衣服,一切都被抢走了。”Remati Kaipo说。

市议会:不拆还得了?!

但是奥克兰市议会表示,这个巴士站自从被改造成“公寓”之后,已成为安全隐患。

奥克兰市政府社区服务总监Ian Maxwell说:“我们认为情况正在恶化,特别是大麻,还有恐吓发生的情况正在恶化,毫无疑问,我们不得不采取行动。”

警方和议会消息人士告诉Newshub,许多生活在公共汽车站的人都在吸毒并且很有侵略性。他们害怕有人会死在那里。

在清理过程中,一名市议会工作人员不小心被血迹斑斑的注射器刺伤了自己。

居住在南奥克兰巴士站的一群流浪汉已经四次搬迁,从Mangere到Manuwera,再到Hayman Park,然后是Puhinui Park。现在他们又被迫面临“乔迁之唏”。

为这群无家可归者发起呼吁的Michelle Kidd说,奥克兰市议会总是表面上言之凿凿的如何大谈特谈要帮助无家可归者,但是说是一套,做是一套!

“这是这些人实际仅存的护所,”她说。“他们被迫住在公共汽车候车亭里,但是,作为新西兰最大的城市,我们却不能为他们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

但Maxwell先生表示,这不是市议会的角色。

奥克兰市议会目前正在资助Freemans Bay的一个避难所,但直到明年年初才能完成。

Kaipo先​​生说:“生活在街头其实很艰苦,生活就像这样。过去14个月我经历过这种情况。”

虽然政府已经拨出一亿纽币用于提供流浪汉的住所,但Newshub的社交服务部门表示,现在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所以远远供不应求。

此前一项调查显示,奥克兰市目前大约有800人无家可归,在过渡或紧急住房中还有近3000人。

Robinson先生后来找到了住处,但夜幕降临的时候,他那些老友们仍然连个“牛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