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抗战”—这对夫妇在取消创业移民签证后终于赢得了留在新西兰的斗争

玛丽亚·伦德奎斯特和弗雷德里克·莫尔说他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Stuff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这对夫妇的移民顾问Tuariki Delamere表示,移民部长现在决定给这对夫妇永久居留权。

据本地媒体Stuff报道,六年前,Maria Lundqvist和她的丈夫Frederik Moell以长期商务签证移民到新西兰。数月前,这对瑞典夫妇的居民申请被拒而接受了Stuff的采访,现在,移民局重新批准他们可以在新西兰居留。

此类签证于2014年被废除,但这对夫妇在居住申请被拒绝后才发现了这一变化。

伦德奎斯特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屏住呼吸达六年之久,一直被架在火上烤着!”

尽管在这里投资了数十万纽币,但这些背井离乡的移民却被“无理”的赶出去。

新西兰移民局拒绝了三名移民居留申请,因为他们没有达到前国家党政府批准程序增加的条款。

2013年底,前许多移民使用LTBV签证(长期商务签证,华人俗称创业移民)入境新西兰,希望在其企业家类别下获得居留权。

移民企业家(从左至右)Magreet和Jan Kruit,Frederick和Maria Lundqvist,以及Xi Chen都将被赶出新西兰(Stuff报道截图)
根据LTBV,移民必须在移民前获得移民局批准的商业计划。要获得居留权,他们必须在两年内以有盈利的方式经营该业务。被剥夺居住权的几位移民都达到了目标。


据另一项统计,中国获得了70%的新西兰企业家工作签证 。

2014年3月,当时的政府用企业工作签证取代了LTBV。这一变化要求LTBV持有者,在申请居住时需要证明他们已经达到了在批准的商业计划中所预估的销售额,以及相应的利润。

移民企业家Xi Chen哭诉居留申请被移民局无理拒签(Stuff报道截图)

而被拒绝居住的LTBV移民申请者从未被告知这一变化。

Jan Kruit于2013年获得了LTBV。他和他的妻子Margreet在荷兰卖掉了他们的房子,把儿子留在国内,将他们所有的财物送到这里,在这里开展了割草业务。

在2015年获得$103,000纽币的利润之后,他们都向移民局申请了居住权,但是申请被拒绝了。现年70岁的他们将在9月临时工作签证到期时将被驱逐出境。

Margreet当时说她觉得被新西兰政府“欺骗”了。

“欧洲的所有问题,包括炸弹,都让我感到害怕。我的生活就在这里,而不是在荷兰。请不要把我们送回去。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我们的投资在这里,我的生命就在这里,我的朋友。我的心在这里。“

但是,Kruit并不孤单。

她的新西兰朋友Xi Chen,英文叫Susan,带着两个孩子从中国移民到这里,小孩当时年龄分别为5岁和10岁。

她的出口业务第一年盈利$30万纽币,第二年又增加到$40万纽币。

因为Susan无法承担经营企业和养育两个孩子的工作量,她的大女儿不得不送回到中国。

“这对我和她来说非常难,我不想与她分开,但我别无选择。”

移民局拒绝了她和她现在10岁的儿子的居住申请,称她的生意是非法的出口商。

“这让我觉得,(移民局)我只想要你的钱,但我不想要你。在你投资后,你就可以滚蛋。”

当时她暂时获得了临时签证,但如果她离开新西兰回国探望女儿,她就无法再重新入境新西兰。

“一开始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国家。但是,现在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每天早上醒来,我都感到很无助。”

瑞典企业主Maria Lundqvist因遇到同样情况而感到震惊。她获得了LTBV,将她的教育业务带到了新西兰。她的家人卖掉了他们拥有的一切并迁移到这里。

她也在两年内获得相应的利润,但被拒绝了居住申请,因为她没有达到国家党推出的销售目标条款。她和她丈夫的签证于八月到期。

她说,如果她知道他们不会获得居住权,他们就不会迁移到这里。

移民顾问Tuariki Delamere表示,增加的要求是“不道德的”“钻空子条款”。

他将其与人口贩运相提并论。“它鼓励人们以虚假的借口迁移到新西兰。”

“这些移民尊重并遵守了政府对他们的要求。但是,前任政府国家党政府并没有遵守他们的协议。”

作为1999年的前移民部长,Delamere就LTBV签证发现了见解,他说,移民在2014年(增加销售额)之前获得LTBV签证,不应受此限制。

在今年四月,Delamere给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和商务部长Kris Faafoi发送了电子邮件,要求重新评估移民的居留申请。

但Lees-Galloway没说是否会重新考虑这几单移民申请,也没说是否将销售条款​​改为不包括LTBV移民,不过,他承诺政府“会采取行动”。他说,已经提出了对企业家工作签证的担忧。

“这只是前任国家党政府留下的移民混乱的一个例子,我们决心把它放在正确的位置。”

前移民部长迈克尔伍德豪斯说,国家党领导的政府“认识到移民的价值”,但他说他没有详细评论LTBV移民的情况。

这对夫妇的移民顾问Tuariki Delamere表示,最初决定改变移民的规则是“完全不道德的”,现在移民部长决定给这对夫妇永久居留权,Tuariki Delamere表示赞扬了这一决定,称这符合选举前对“更好,更公平,更善良的新西兰”的承诺。

Lundqvist说,她仍然担心其他人碰到了与他们相似遭遇。

“西方民主国家就是不这样做。”

为了搬到新西兰,这对夫妇在瑞典卖掉了他们的房子,将他们拥有的一切都装进行李箱和两件手提行李箱。Lundqvist还记得,当她站在奥克兰国际机场外的人行道上,对着这三个包,还问了下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样?”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对夫妇创建了一个以“托马迪斯”为中心的商业教学,这种技术可以训练大脑更好地处理声音。Lundqvist表示,该业务虽然盈利,但未达到其原始业务计划中设定的营业额目标。

根据旧签证条款,这本来就足够了,但新规则要求他们也要达到他们的商业计划目标。

移民顾问Tuariki Delamere表示,”国家党政府所做的事情完全是不道德的。”(Stuff报道截图)

移民顾问Tuariki Delamere表示,这一变化对于按照一套规则进入新西兰的移民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法律是可以这样做,但是政府所做的事情完全是不道德的。”

“六年来,我们都一直屏着呼吸,一直在煎熬!”Lundqvist说,移民局的这个决定,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是一个很小的改变,但让她觉得,“现在终于可以把新西兰当作‘家’了。——这让世界变得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