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穷人有多穷 最可怜的是孩子们

冰箱是在Trade Me上以40紐币的价格买的,但里面几乎是空的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Video)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两位住在奥克兰南区的母亲向公众展示了自己的家庭有多么的贫困。

居住在Papakura的Louise是有两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她说,尽管在当地一所学校担任助教,并住在合租房里,但她的生活依旧很艰难。

“我每周花在购买食物上的钱是45紐币到55紐币之间,剩下的工资用于支付车贷,汽油和房租。对其他人来说,这似乎是不切实际的,可一旦你习惯了就好了。”Louise说。

居住在Papakura的Louise已经是有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居住在Papakura的Louise已经是有两个孩子的妈妈了(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Video)

Louise的预算非常紧张,她通常不会将食物存放在厨房的公用冰箱里,而是放在她家卧室里的两个小冷藏箱中。

“我喜欢这样,食物吃了多少,还剩多少,一目了然。”Louise说。

对于那些必须冷藏的易腐食物,Louise方法很简单:少买。

“我每天都会买少量的食物,肉也买的很少,因为我负担不起。”

Louise说,她如果放弃助教的工作去领福利的话,那么她每周的收入比她现在能多200紐币;但她喜欢做教师,不想放弃自己的这份工作。

“我尽可能的在学校圣诞节放假之前支付所有信用卡贷款,然后我去工作收入局,因为这六周的假期没有工资收入,我想问问他们我是否可以获得紧急援助。”

“就像所有经济紧张的妈妈一样,我会失眠,没食欲,我不得不要注意防范抑郁症了,这可能非常艰难。”

‘我不吃晚餐’

就在Louise家附近,另一位有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让记者进入她的家里,但这次她让当地Papakura中学校长Bec KauKau与记者交谈。

她家用的冰箱是在Trade Me上以40紐币的价格买的,但里面几乎是空的,只剩下两个胡萝卜,一个橙子,一些人造黄油和半瓶番茄酱。

“这家的妈妈非常会精打细算,每一分钱都做记录。但她在支付了账单和租金后,她只有100紐币来购买食品和支付任何额外费用。”KauKau说。

KauKau说,糟糕的是,她学校的许多学生都是来自于吃晚饭都困难的家庭。

“让我伤心的是,我交谈过的每个妈妈都说她们不吃晚饭。有的告诉我’晚餐时间,我会先让孩子们吃饭,如果有一些残羹剩饭那么我会吃,有的直接就是‘我不吃晚餐’,真令人痛心。“

KauKau说,由于需要,她的学校在KidsCan慈善机构的帮助下为孩子们提供足够的食品和衣服。

“我们的核心业务是学习,但要确保我们的孩子能吃饱,并有足够的水和衣服,这样他们才能够好好学习。”

“除去食物开销外所剩无几”

KidsCan首席执行官Julie Chapman说,她每周都听到这些关于贫困家庭的故事。

她说:“他们的食物匮乏,而且通常情况下,冰箱和橱柜都是空的。我们大多数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如果我们的牛奶喝完了,就再买新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成千上万的贫困家庭来说并非如此。在新西兰,有732所学校中有困难家庭,这表明许多家庭对基本生活条件的需求是真实的,并且还在可悲地增加。”

“问题不在父母身上,即使是孩子们的父母是全职工作,但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依旧不易。我们知道大多数父母都在把自己最好的一切奉献给孩子们,但钱就那么多,首先考虑的还是食物和衣物等基本生活需求。”

“在过去的几年里,全国大约有11%的学校获得我们的帮助,但在2018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0%。我们需要长远的解决办法,如果只是靠慈善机构来帮助那是不行的。“

“如果孩子们生活在寒冷,潮湿和饥饿中,这些孩子怎么可能好好学习并成为我们未来社会的贡献者呢?”

相关阅读:

让贫困儿童免于饥饿 这位华人妈妈的行动让新西兰人大为赞赏

领救济的都是懒人?这位教师的状况证明事实远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