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中国留学生在北岸居民区卖淫 邻居深感不安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近日,在奥克兰北岸Northcote居民区的一条无尾街上,有居民向奥克兰市议会发起投诉,他们说自家的邻宅成了妓院,他们对此深感不安,并称这违反了市议会的规定。

一名市议会的调查员表示,目前无法确定那所民宅里有多少妓女,因为她们都是亚洲人并且“看起来长得都一样”。而住在这条街上的居民收到的匿名信中称,该住宅最多有八名性工作者。

奥克兰市议会证实,他们已收到多起有关该住宅被用作妓院的投诉。

性交易在新西兰是合法的,但新西兰政府对相关产业也做出了明确规定。现有的规定是,对于开在民宅的这种“家庭妓院(Home brothel )”,性工作者不得超过4人,其中包括两名可以不是该民宅的居住者。

“把妓院开到我们所居住的街上,我们感到很不高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说。

他声称,一位议会官员告诉他,“无法明确”那所民宅里究竟是有一个还是有十个妓女,因为“所有的亚洲性工作者看起来长得都是一样的”。

市议会的监管合规经理Steve Pearce表示,他在调查该房产时,没有收到有任何关于该处性工作者行为的投诉。

那么按照这位经理的话,也就是说,市议会收到的只是性工作者人员数量超标的投诉,而没有收到关于这些妓女行为不当的投诉。

“但是,”Pearce说:“我们不会宽恕任何不当的行为。”

另一位邻居,一位10岁女孩的父亲说,他不敢让孩子在院子里玩耍或在街上行走,因为不安全。

“她问我是否可以自己走路上学,但我觉得让她这么做是不安全的。我们这是一条无尾街,妓院一开张,交通和停车也变得很麻烦。”

这位父亲说,自妓院开业以来,这个曾经安静的住宅街道上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人物”。目前,他的妻子与市议会和警察保持联系,并与其他邻居合作收集更多证据。

他们希望关闭妓院,或者让它搬到Northcote或Highbury商业区。

NZ Hearld华人高级记者Lincoln Tan和他的团队于上周五上午11点到该地进行探访,根据他们的观察,至少有五个人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从该妓院出来。

该房子里有一个高木栅栏,窗帘已经完全拉开;正门上的一个标志写着“开放时间是早上8点到晚上7点”。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当Tan敲响门铃时,一位穿着粉红色内衣的年轻中国女子开了门。然后她找来另一个女人跟Tan交谈。

据悉,这位与他们交谈的女士名叫Candy,她否认这座房子被用来作妓院,称这是一间为留学生提供的出租房。而至于这所房子的房主,Candy说,她只知道房东的名而不知道姓,其他的她无法发表评论。

Pearce说,调查人员在6月份与租户会面,讨论了相关规定。他说,他们谈到了“家庭妓院”允许多少性工作者,而且业务只能在早上7点到晚上7点之间运营。

“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该妓院的实际营业时间与广告所说的不一致,除此之外该妓院符合规定要求。我们在7月底收到了新的投诉,我们正在调查这些投诉。””Pearce说。

然而,一位邻居告诉NZ Herald记者Lincoln Tan,“从来来往往的汽车来看”,她认为这家妓院一直开到到深夜。她还说,街上的居民在晚上下班回家时经常遇到停车问题。

“直到接近午夜停车位才恢复,因为嫖客都走了。”她说。

据悉,2003年新西兰议会通过卖淫改革法案(Prostitution ReformAct),从此新西兰政府将卖淫业合法化。主要是保护一些女性以免受到黑社会或嫖客伤害;并赋予性工作者与其他行业从业者同等权利,如签订合同,人身自由和保护等。

而有的性工作者主要是给一些孤寡老人提供精神陪伴,这些人年龄大多在50岁上下,有时候是约客人在咖啡厅聊天,而非其他。此外,性工作者也为残障人士提供像普通人一样的性生活。

但新西兰法律也明文规定,禁止游客和留学生在新西兰从事性交易。但是,有些留学生为了“挣快钱”而愿意“铤而走险”。据悉,今年6月,有27名性工作者被驱逐出境或自愿离境;她们当中,24人来自中国大陆和港澳台。

请阅读:新西兰再次被认定为强迫劳动和性交易目的地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