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周边输出病例令新西兰中招,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新西兰生活网】大家也都知道了,昨天,新西兰确诊了首例冠状病毒案例,是从伊朗输入的。

阅读更多:新西兰首例冠状病毒病例更多新细节:纽籍公民,60多岁伊朗女性,一路带口罩过来

阅读更多:新西兰确诊首例冠状病毒案例,宣布对伊朗实施入境禁令,对中国学生不提供绿色通道

这两天,韩国和意大利的新冠疫情看得人忧心忡忡,然而,令新西兰中招的伊朗却是专家们最担心的,虽然它的确诊病例没有韩国和意大利多,但它的各种表现都很反常…

先是库姆医科大学的一名负责人上电视,说新冠肺炎没有流感可怕,大家不要慌。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几天之后,消息传来,这名负责人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

如今,包括他在内,库姆医科大学已经有2名负责人,10名医护人员确诊。

Iraj Harirchi是伊朗的卫生部副部长,

前几天他参加了一场伊朗疫情的新闻发布会,表示:

政府已经把疫情控制住了,大家不要慌…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在通报会,这位部长大汗淋漓,不停的擦汗…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第二天,他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

而这还不是伊朗被感染的最高级别官员…

就在昨天,又有两名伊朗高官确诊感染。

一名是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Mujtaba ZulNour。

另一名,是伊朗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Masoumeh Ebtekar!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而且这副总统被爆出确诊的前一天,还跟伊朗的总统一起开过会…

左上角那个就是她…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除此之外,

伊朗的改革派议员Mahmoud Sadeghi,德黑兰地方市长Mojtaba Rahmanzadeh,库姆市负责疫情管理的最高官员Mohamad Reza Ghadir也先后确诊。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周四,伊朗官方媒体报道,前伊朗驻梵蒂冈大使,Hadi Khosroshahi在库姆去世,死亡原因是新冠肺炎..

今天,媒体又爆出,伊朗一名23岁的女足国脚也因新冠肺炎去世了。

这名女球员叫Elham Sheikhi,是伊朗室内五人制女足国家队成员,她于10天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住院,2月27日在库姆市去世…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在伊朗国内,疫情已从爆发中心库姆市扩散至全国19个省。

在伊朗之外,自疫情爆发后,几乎所有伊朗邻国都关闭了和伊朗之间的边境,停飞了所有往来伊朗的航班。

但即便如此,依然没有控制疫情在整个中东地区的蔓延…

原本中东只有阿联酋一个国家有新冠确诊病例,然而自从伊朗疫情爆发后,疫情很快开始疯狂扩张…

先是加拿大和黎巴嫩出现伊朗的输入病例。

没多久,巴林、科威特、伊拉克、阿富汗,阿曼,巴基斯坦也相继发现了新冠感染者,大多数病例都和伊朗有关联。

紧接着,离伊朗不远的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也都先后发现了新冠确诊病例,

前者是一名去过伊朗旅行的格鲁吉亚人,后者是一名在白俄罗斯的伊朗学生。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目前,伊朗官方公布的数字是确诊388例,其中34例死亡。

这个数字很多人是不信的。

首先是死亡率不合理。

柳叶刀子刊最近有一篇文章分析了中国的新冠死亡率。

截止2月16日的数据,中国共有70641例确诊病例,1772例死亡,死亡率约为2.5%。

武汉>3%,湖北不同地区平均约2.9%,中国其他省份平均约0.7%。

然而伊朗呢,到现在,它的新冠死亡率接近8.8%!前几天,更是一度接近10%!

而且它首次确诊的两个病例更是直接在当天就全部死亡。

用专家的话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信号:

“因为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从感染到死亡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一确诊就死亡,那说明,这些感染者在确诊之前可能已经传染了不少人,

另外,也说明,伊朗应该有大量轻症或无症状患者没有被发现。

当然,也有人猜测,可能是伊朗政府瞒报了真实的感染人数。

有专家建了模型分析,认为目前伊朗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可能有23000人。

而且此前,一名来自库姆的伊朗议员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库姆已经有50人死于新冠病毒…

这个消息随后立即被伊朗的卫生部否认。

但外界普遍推测,伊朗的疫情比我们看到的更严重。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首先,很多人可能对伊朗疫情的爆发地库姆市不太了解。

库姆是什叶派圣城,大概有1百万人口,每年会吸引约2250万的朝圣者。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来自十几个国家的朝圣者们涌入库姆圣陵。

越靠近圣陵,人群就越密集,气氛也越悲伤。

人们相信,在这里流的每一滴眼泪,在死后都会转换成一颗珍珠,当他们死后进入天堂时,天使会用珍珠补偿他们的泪水,越虔诚,哭的越多,珍珠也就越多。

于是,在接近圣陵时,很多人会开始哭,

到达圣陵中心,有人会用手紧紧抓住圣陵周围的笼子,有人会把脸贴在笼子上。

一天之内,几千人会穿过同一个狭窄的空间,呼吸同一片空气,触摸同一个笼子…

体液,拥挤,狭小的空间,用手擦泪,一切都给新冠病毒传播创造了最好的条件…

来自其他国家的朝圣者一旦在这里感染,没发现,又把病毒带回国,那受波及的国家也会越来越多。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一些伊朗的医生认为,新冠病毒在政府宣布之前,就已经进入伊朗了。

“我们认为,新冠病毒在三四周之前就已经进入伊朗,并开始全国传播了。”

“在过去几周,有好多病人有疑似新冠的症状,大多是老人,给他们做了流感检测,都是阴性。有一些已经去世了。”

“我们认为可能是新冠病毒,但因为当时我们没有检测试剂盒,所以没法确诊。之前,其他国家一直都不卖试剂盒给我们国家,上周三,我们才拿到第一批试剂盒。”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新冠病毒悄无声息的进入,蔓延,

等到伊朗人发现时,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

伊朗的医疗设备大多都很老旧,被美国经济制裁后,伊朗的医疗系统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美国的经济制裁不包括“人道及医疗需求”,但大多欧洲企业怕被美国报复,都不敢跟伊朗做生意。

再加上美国制裁了伊朗的银行,导致伊朗在欧洲的交易变得非常复杂。

一名进口呼吸机的伊朗商人告诉媒体,

在新制裁下,他在欧洲采购,一笔很简单的银行交易都要花比之前多3倍的时间。

“在伊朗,灾难发生时,我们没有负责应对灾难的应急特遣队。我们想从欧洲采购,都要延迟很长时间。

我们缺ICU病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直到这次疫情爆发,我们也还没法采购到足够数量的病床。”

“疫情之下,现在伊朗还缺各种呼吸机和高流量鼻套管,但因为制裁,我们公司想采购,也总是困难重重。”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另一方面,伊朗的药品也很短缺。

Masih Daneshvari医院一名医生表示,美元不足,限制了伊朗的购买力。

目前,他们急缺抗病毒药物。

尽管各种缺,但医生还是说,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我们是前线,我们必须要接受我们缺各种物资的现实。作为医护人员,我们只有尽全力打好这场战争。我来到这家医院,是为了这些正在受难的病人,我愿意为此付出生命。”

虽然医生们拼命在挽救病人,但也架不住整个国家的松懈。

尽管伊朗暂时关闭了全国14个省的学校,还要求所有艺术和电影活动取消。

但伊朗从政府到百姓似乎都没有其他国家那么警惕。

就在大家纷纷担忧伊朗的疫情之时,2月25日,伊朗的一名抗疫院长直接来了句:伊朗疫情已经基本达到拐点…

“新冠肺炎并不比流感危险…库姆市目前情况稳定,也不会沦陷。我们医院的104个病例有一半已经痊愈或正在康复。”

这个院长叫Ali Akbar Velayati,他同时也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高级别顾问。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尽管伊朗疫情已经向全国蔓延,伊朗总统仍然表示,政府不会封锁疫情爆发地库姆。

并且说,“要全国’放假’是敌人的阴谋!”

“伊朗不会因为疫情全面停工停学,但同时会大力做好防控工作。社会停摆正是敌人所希望看到的。他们想让伊朗全国’放假’。”

库姆圣陵的负责人不仅反对封城,甚至还请求人们前来朝拜,称它是一个“治愈的地方”。

因为疫情越来越猛烈,伊朗政府50多年来头一次取消了周五的大礼拜活动。

但因为没有封城,各地的宗教场所依然有很多人聚集。大多数人没有戴口罩。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在政府关闭学校后,有些家庭还带着孩子全家出游…

而且因为口罩和消毒水已经高价难求,所以路上大部分人都没戴口罩…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3月20日,伊朗还将迎来“波斯新年”,往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一波国内流动高峰。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再这么下去,伊朗可能会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病毒大规模爆发的枢纽。

过去这几天,已经看到这种趋势了…

感受下伊朗周边各国25日-27日的确诊病例变化:

科威特(8例-43例)

巴林(17例-33例)

阿联酋(13例-19例)

以色列(6例-7例)

伊拉克(5例-6例)

阿曼(4例-6例)

黎巴嫩(1例-3例)

阿富汗(1例)

巴基斯坦(0例-2例)

短短两天,有的国家的确诊病例就增加了一倍多!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

因为伊朗周边国家很多都处于战争和动荡之中,有无数难民会跨国逃难,士兵的流动性也非常大,再加上跨国朝圣,跨国打工的人,伊朗可能会不知不觉成为病毒全球扩张的中转站。

中东很多国家医疗卫生水平低下,又时常聚集朝拜,亲吻宗教建筑,疫情一旦爆发,就极易失控…

一旦中东失控,那后果真的不敢想了…

ref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iran-coronavirus-cases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2/iran-cannot-handle-coronavirus/607150/

https://time.com/5791516/iran-doctors-coronavirus-middle-east/

http://m.international.caixin.com/m/2020-02-27/101521183.html

https://apnews.com/dce37648d574c08073a3a7f8b5efd553

…………………………往周边输出病例, 副总统也被感染, 死亡率还极高! 现在的伊朗,成了中东最大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