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党捐款舞弊案:潮属总会创始人张乙坤等三华人及国会议员罗斯被告上庭

左起为张乙坤,郑世佳(Colin),郑恒嘉(Joe)和Jami-Lee Ross在奥克兰地方法院上。(Jason Oxenham)

【新西兰生活网】独立国会议员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公开指控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涉及华人富商张乙坤的$10万纽币政治捐款舞弊案,在由严重欺诈办公室调查之后,向四人提出指控,今天,四名被告首次出庭。

阅读更多:华人富豪捐国家党$10万舞弊案有进展:严重欺诈办公室提告四人!

这四名被告是检举人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还有三名华人,分别是48岁的新西兰潮属总会创始人张乙坤(Yikun Zhang), 34岁的郑世佳(Shijia (Colin) Zheng)和34岁的郑恒嘉(Hengjia (Joe) Zheng),今天,他们首次出现在在奥克兰地方法院上接受审理。

罗斯:国家党将金额打散以规避法律

据了解,这些指控与中国富商、新西兰潮属总会创始人张乙坤所捐赠的$10万纽币有关。前国家党议会议员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在2018年声称,这笔捐赠被分成了几小笔,以躲过披露。

阅读更多:新西兰潮属总会创始人 华人富商Yikun Zhang卷入国家党 ”泄密门”

阅读更多:狗血!秘密录音泄新西兰国家党内部掩盖议员丑闻手法

现在是独立的国会议员的罗斯先生说,2018年10月,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违反法律,要求他从中国富人张乙坤那里收取10万纽币的捐款,但没有进行适当的披露。

罗斯说,一共8笔捐款转入,每笔数额少于15,000纽币,这是法律规定必须披露的门槛。布里奇斯则对他强调说,不能将这事公开。

推荐东区房产

罗斯当时公开了他和布里奇斯之间的录音通话记录,在通话录音中公众可以听到他问他当时的上司布里奇斯:应该如何处理这笔100,000纽币的捐款。

罗斯向警察报案之后,警方将之转介给了严重欺诈办公室,严重欺诈办公室在2019年3月开始对此事展开调查。

但奥克兰地方法院的文件显示,这些指控不仅涉及这一笔,其实是一共涉及了国家党收取的两次政治献金,一次是在2017年6月,另一次是在2018年6月。

奥克兰地方法院法官埃德温·保罗(Edwin Paul)发布的法庭指控文件显示,严重欺诈办公室指控的四人中,有三人在2017年的那一笔$10万纽币捐款中面临两项欺骗指控。

这四名被告在2018年那一笔$100,050纽币捐款中都涉嫌了欺骗而被指控。

推荐海参:shark 8野生刺参

四名被告皆不认罪

今天,罗斯在他离开奥克兰地方法院时坚持认为,他“从未参与过任何与捐款有关的欺骗活动”。

他对媒体说:“我是举报人。我仍然认为我提出这个问题是正确的。”

“我没有自己个人的图谋。”

罗斯和其他三位华人被告对于向国家党捐出的两笔10万纽币的相关指控均不认罪。

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和他的律师罗恩·曼斯菲尔德(Ron Mansfield)今天在奥克兰地方法院外对记者讲话。(Jason Oxenham)

罗斯在法庭外对媒体说:“我必须相信这个国家的司法制度才能确立这一点。否则,谁会挺身而出,将来谁还会在类似这样的重要问题上成为举报人呢?”

奥克兰联排别墅

“国家党的巨魔已经被动员起来,并发起了一场运动来要打倒我,让人民来反对敌视我。”

“可悲的是,这可能会影响一些人,但我不希望它们会以同样的方式影响这个国家的司法系统。人们最终会看到他们背后卑鄙的操纵和欺天的谎言。”

罗斯说:“我知道这里面会有问题,但是所有问题都会在审判中得到回答,而我被告知必须这样做。”

这位议员说,他的律师罗恩·曼斯菲尔德(Ron Mansfield)指示他不要进一步评论,也不要透露在将来的审判中可能会邀请谁作为证人。

国家党:我是清白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国家党的发言人则说:“国家党一向坚持认为,我们与严重欺诈办公室最近调查的捐款非法舞弊案无关。”

“我党不接受贾米·里·罗斯在捐款中所扮演的角色,这最终的结果是他被指控,而不是我党被指控。这一直是罗斯先生的报仇行为。”

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
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Newshub)

而风暴的中心人物,党魁西蒙·布里奇斯一直矢口否认他有任何不当行为。他一直声称,这件事情他从头到尾嘛都不知道。

他在上个月说:“我一直认为我自己与这笔捐款无关。” “正如我一直说的那样,对我自己和我党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和虚假的。”

新西兰针灸中医学院

布里奇斯上个月表示,他“不想”将这笔10万纽币的捐款一直留在严重欺诈办公室手头,他已经写信给选举委员会,问该如何处理。

布里奇斯在被一位记者问到要不要这10万纽币退还给捐赠者,他说:“问题是我对此一无所知。”

他补充说:“我想最终这些事儿还是纯属猜测。我不知道。我可以就您所知道的,我们已经知道的情况告诉您。”

法庭准允保释但勒令交出护照

今天早些时候,四名被告在进入法庭时,均未对此案进行评论。

一进去,在都不认罪后,所有四名被告均准允保释,但被勒令交出护照。

他们将在6月重新出庭。

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在惠灵顿中央警察局外对媒体发表讲话。
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在惠灵顿中央警察局外对媒体发表讲话。(Mark Mitchell)

上周,罗斯首次就这些指控对NZ Herald和Newshub发表了看法,他称这些指控“令人发指”。

NSOMS牙科

“我是举报人,因此,自从我受到国家党及其支持者的抨击以来,就曾将此事提请国家党注意。有人想暗中陷害我,败坏我的名誉。也许这些手段对于国家党来说都是小事一桩,但是,我不会成为国家党的受害者。”

罗斯声称他是肮脏政治的受害者,被国家党污化。

被告张乙坤和郑恒嘉(Hengjia (Joe) Zheng)的法律顾问John Katz QC,Paul Dacre QC和Rosemary Thomson在上周的一份声明中也表示,这是在“史无前例的政治内斗”,他们将做无罪辩护。

张乙坤被授予MNZM勋章时与总督帕特西·雷迪(Dame Patsy Reddy)合影(提供)

声明说:“我们的客户以身为新西兰人和慈善家而感到骄傲。他们现在对陷入这桩‘惨败的捐款’而深感失望。”

“多年来,他们通过筹款活动和捐赠,包括向许多政党和竞选活动捐款,为众多社区团体提供了支持。”

“我们的客户认为,他们是贾米·里·罗斯(Jami-Lee Ross)对国家党的揭露和指控的事件中,由于混乱所造成的受害者,他们将为针对他们的指控进行辩护。”

张乙坤与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举行私人晚宴。(图片/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