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境新西兰不是隔离,而是被迫“流落街头”!华人呼吁:自我隔离总得有个地方啊!

Passengers from international flights arrive at Auckland Airport wearing face masks in late January. Photo: RNZ / Liu Chen

【新西兰生活网】新西兰政府在2月2日宣布,暂停从(或经由)中国大陆来的外国旅客入境,对于新西兰的公民和居民,则要求在入境后自行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但最近有很多人面临一个难题,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导致他们无处可去。

阅读更多:新西兰宣布延长限制中国来的旅客入境的禁令

阅读更多:新西兰总理紧急宣布:禁止从中国来访者入境!纽航立即提前停飞!

公共卫生部主管卡罗琳·麦克尔纳伊(Caroline McElnay)博士说,截至周日(2月16日)午夜,已有4386人在冠状病毒健康热线(Healthline)中注册了“自我隔离”的信息。

案例1:

奥克兰女士康妮(Connie)最近正忙着帮自己的外甥寻找住处,他将于周五从广东返回。

在过去的十年中,他一直与康妮及其四口之家住在一起。但是,这次情况有些棘手。

“我们家没有能够让他隔离的空间。整个家庭住在同一所房子里。没有任何额外多余的地方。我们将不得不在同一空间下生活,都使用同一个卫生间和浴室。我们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彼此之间保持距离?”

“如果政府或健康热线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隔离地方,一个安静的场所供他们度过这14天,那将是一件好事。那么这不会给其他人造成任何麻烦,他们有地方可以住。我们可以负责寄送食物给他。”

然而,康妮透露,她却被告知,只有等到她的外甥隔离期结束后,政府的紧急住房才会为他安排住宿。

东区房产

案例2

Jianwu Zhang(音译:张建武)上周从上海回到奥克兰后,刚抵达时,为了能找到住宿,他在奥克兰机场内打了两小时的电话。

“我想预定旅馆。一个朋友也在帮忙打电话。我也在打自己的电话,但是我们给奥克兰的四五个汽车旅馆打电话,他们都说我不能呆在那里。”

为了和自己的室友分隔开,他在自己车上睡了两个晚上,直到在奥克兰北部找到了一个可以短期住宿的地方。

张先生认为,政府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对于像我这样需要隔离的人,政府没有明确的指导方针。我们不知道如何自我隔离 – 没有地方可住。我们不知道应该与谁联系,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奥克兰女士朱莉娅·苗(Julia Miao)是一群志愿者中的一员,他们一直在帮助像张先生这样的人寻找住处。

她说,他们正在搜索住宿网站,将该信息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并与学校和政府机构联系。但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隶属于该组织的陶朗加男子安迪·刘(Andy Liu)说,自上个月底以来,他们已接到150个求助电话,而且现在电话还不断。

该组织已经帮助了一些人,但是没有足够的志愿者来帮助所有的求助请求,因为可能很难找到合适的住所。

他说:“我不知道政府的计划是什么,但我们希望每个部门能够相互合作克服困难……政府是这方面的主要力量。”

地板地毯

政府回应

新西兰社会发展部的客户服务部门经理凯·雷德(Kay Read)表示,政府已经支付了与该病毒有关的“少量”困难补助金,而且这一数字预计还会增加。

她说:“我们鼓励有需要的人主动与我们联系,讨论他们的个人情况以及可以提供的帮助。我们将提供相应的支持,以帮助人们度过这个不稳定的时期。”

卫生部表示,任何需要帮助的人都应该联系Healthline的疫情专用电话号码0800 358 5453,并且个人和家庭可以获得一些经济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