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撤侨航班从武汉出发 一名乘客身体不适被禁止登机

新西兰的撤侨航班于今天上午6.45出发武汉出发。
新西兰的撤侨航班于今天上午6.45出发武汉出发。(TVNZ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新西兰的撤侨航班在完成了长达7小时的艰苦的登机手续后,才于今天上午6.45出发武汉出发,开始返回奥克兰。一名旅客因身体不适,在起飞前被禁止登机。

更新阅读:武汉撤侨航班降落在奥克兰国际机场,全机人鼓掌吹呼!

更新阅读:【视频】所有乘客都“无症状”!两大巴接上乘客前往奥克兰北军事基地隔离

波音777-200飞机上共有198人,大约一半是新西兰人或永久居民。其中包括190位在武汉的乘客。有5名乘客是在抵达武汉时已经在飞机上,还有3名前往武汉为飞机起飞提供便利的外交和贸易部工作人员。

推荐东区房产

在受影响的乘客中,有54名是新西兰公民,有44名是持中国护照的新西兰永久居民,有23名是澳大利亚公民,有12名持中国护照的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然后有8名英国公民,另有17位来自东帝汶。17位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5名来自萨摩亚,4名来自汤加,2名来自斐济,1名来自基里巴斯,1名来自密克罗尼西亚联邦,1名来自乌兹别克和1名荷兰公民。

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约有60人注册要登上撤侨航班,但没有到达机场,也没有发出通知告知。而较早注册的一些人选择不登机,并将自己从名单上删除了。

天马运输

一名旅客因身体不适,在起飞前被禁止登机。

外交和贸易部向RNZ确认,该航班于6.45am(新西兰时间)起飞。

新西兰航空首席飞行员戴维·摩根(David Morgan)说,武汉的周转时间略有延长,为四个多小时二十分钟。

抵达奥克兰后,这35名澳大利亚乘客将被直接转乘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

留在新西兰的所有其他人都将在奥克兰北部Whangaparāoa的一个军事基地隔离。

为了控制冠状病毒的传播,他们将不得不再在家隔离两个星期。

撤侨航班飞机NZ1942将在下午6.30左右降落在奥克兰。

推荐海参:shark 8野生刺参

撤离和留下

RNZ与之已保持一个多星期联系的高丽丽(Lily Gao),一直在计划逃离这座被封的城市,她与她两岁的女儿在检查站被截停了三个多小时。

高丽丽和她的女儿手里紧紧抓住了来自新西兰驻北京大使馆的支持信,她们提早了五个小时从父母在武汉的家中出发。整个车程通常只需要60分钟左右。

高丽丽(Lily Gao)与她两岁的女儿。(RNZ)
高丽丽(Lily Gao)与她两岁的女儿。(RNZ)

他们不得不通过四个检查站,检查文件并进行体温检查。一来,地方政府官员告诉他们,他们没有中国当局的必要许可。

她说:“我们给在北京的新西兰领事馆打电话,然后他们给中国当局打电话。然后中国当局给当地警察局打电话。” “最后他们让我们通过了。”

现在已有身孕12周的高女士在机场等待登机牌时,对RNZ说,她确信自己能够上飞机。她等不及要回新西兰了。她的女儿爱丽丝(Elysse)也是一样。

“爱丽丝很高兴能回家。她需要爸爸,她需要朋友,还需要她在早教中心的老师。”

在应到机场的时刻不到一个半小时之前,奥克兰女子维多利亚·陈(Victoria Chen)和她一岁的儿子,终于获得了撤离的许可。

维多利亚·陈(Victoria Chen)和她一岁的儿子
维多利亚·陈(Victoria Chen)和她一岁的儿子。(RNZ)

当RNZ与她交谈时,他们正在路上。他们已经通过了六个检查站,她确信他们会登机。

“我在下午2.30才拿到许可证,…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又要花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处于交通拥堵中,但是…没关系。”她说。

每位乘客被要求为这次飞行支付500纽币,并且每人只能携带10公斤随身行李。

另一名吴太太则决定不上这趟飞机,因为这可能会对她八岁的儿子造成危险。

她说:“考虑到我们的情况,我们决定留在武汉。有一些人可能不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于这一病毒,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否已被感染。”

“我的儿子绝对没有接触过这种病毒,因此在这个阶段对他来说最安全的是待在家里。一旦他外出旅行,就无法保证他是否会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