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爆发奥克兰恐慌蔓延!出租司机拒载公交司机胆战心惊!

地方议员费舍尔·王(Fisher Wang)在超市遭到口头攻击
地方议员费舍尔·王(Fisher Wang)在超市遭到口头攻击。(Newshub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由于担心冠状病毒的传播,奥克兰一些出租车司机拒绝接载中国乘客。

奥克兰的出租车司机拒绝到国际机场去搭客,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开来自中国的游客。

目前,按中方的数据,已有300多人死于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疫情,已确诊了14,000例病例。尽管新西兰尚未出现确诊病例,但它已传播到十几个不同的国家。

在国内航站楼搭客的一名司机告诉Newshub,法律不允许他拒绝载客,但他想拒载,因为他“关心家人”。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做,在国际航站楼搭客的另一位司机说,他会接载任何需要其服务的人。

Lexus

他说:“他们都是客户,都受到欢迎,这是新西兰,我们对任何人都不会是种族主义者。”

阅读更多:“你们亚洲人是冠状病毒传播者!”有人给她发送了种族歧视邮件,新西兰警方介入!

阅读更多:武汉疫情引发连锁效应:中国游客到访邻国遭遇“反中”情绪

恐慌的不仅仅是出租车司机。

在四名游客在罗托鲁阿(Rotorua)医院接受了冠状病毒的检测后,地方议员费舍尔·王(Fisher Wang)在超市遭到口头攻击,他在网上发布了这一消息。

他对Newshub说:“都是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对方质问我们为什么不把他们全部送回原地。”

“ 为什么我们仍然让他们进入新西兰?这种随着病毒传播滋生出来的恐惧助长了种族主义。”

地板地毯

种族关系专员孟凡(Meng Foon)鼓励新西兰人站出来。他对纽舒布说:“任何带有种族主义言论的人,都应予以谴责,并应予以报告。”

他说,我们应该使我们的担忧集中在病毒上,而不是彼此之间。

社交媒体上出现许多反华人的评论。
社交媒体上出现许多反华人的评论。(Newshub报道截图)

有读者向新西兰生活网描述了搭公交时的遭遇。

“周五晚上八九点多点的时候,我在Meadowland那里等72M路公交车。左右都没人,好不容易车来了,但司机看到我招手了,不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想加速要走。我加紧了几步追了上去,大声叫喊,公交车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天马运输

“我上了车,看模样应该是一名印度司机。他挺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笑。我有些不满地质问了他一句,为什么不停车?我知道他的心理,也能理解吧,然后不想让他继续尴尬,就走到座位上去了。”

“周六下午四点左右,在Pakuranga等公交车,结果碰到一个kiwi大叔,他朋友开车把他送到商场,他给16岁的儿子花了三百多纽币买了一个电动踏板车做生日礼物,一个大箱子。他说没有公交卡,朋友一时也来不了接他。他不好意思的问我能不能为他付一次公交车费。正好和我同路,我就爽快地答应了。结果72M公交车来了,旁边几位华人老阿姨和我一起招手,车子都不停下来,我加紧了几步,继续喊,旁边的kiwi大叔也招手了,车子才停下来。”

“上了车之后,我刷了卡,然后把卡给司机,说我为他(编者注:指这位kiwi大叔)付车费。那位司机看起来是位毛利大叔,他却一直不接卡,脸朝着前方一直不转过来对着我,连声重复说了几句话。声音听起来好象很虚弱。我仔细听才听清他说的是:sit down,sit down.(编者注:“坐下,坐下。”)我一下明白了,他真的是很害怕。我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对他道了谢,车费也没交就坐到位置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