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被困在中国出不来,新西兰华人无助惶恐!

许珍和她的妹妹和父母。(1 NEWS)

【新西兰生活网】每次徐珍(Jane Xu)在奥克兰读到冠状病毒在她的家乡中国传播的新闻时,她都会流下眼泪。

“这真的很难。疫情的升级真是太疯狂了,”她说。

徐珍居住在奥克兰,是一名会计师,大概10年前她离开家长湖北省荆州市,来到新西兰学习。

随着致命的冠状病毒的爆发,荆州市连同武汉市在内的许多其他城市已被封锁。自上周下旬以来,荆州一直处于封锁状态,禁止公共汽车和汽车驶离市区。

自2019年12月首次确诊以来,这座拥有近700万人的城市已经感染了近50例。

推荐海参:shark 8野生刺参

珍的父母,祖父母和妹妹以及她的三个叔叔无法离开荆州,而公共交通和许多超市都关闭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待在家里。

“我的家人对疫情感到恐慌,他们试图在家中自已保护自己。大多数人都靠过年过节的食物过活。”

她说,每天早上,她都会检查手机,听听家人的情况。她说,由于被封城,她没有办法能帮到家人,她只能一直在购买口罩寄往荆州,因为那里的物资都几已断货。

据中国方面的报道,当地医院资源匮乏,防护服和口罩用光了,许多医生担心会有更多的人染上这种疾病。

珍说,她的叔叔曾在荆州一家医院担任心脏外科医师,这家医院正在治疗冠状病毒患者,但工作量的增加使他们不堪重负,消毒液和口罩等库存也很少。

奥克兰联排别墅

随着疫情的升级,珍说她担心家人的健康,特别是由于出行限制,如果情况变得更糟,她将很难为家人提供帮助。

“如果他们病了,我想回去。但这明智吗?”“我感到很无助,不知道我能为他们做什么。除了祈祷外,我无能为力。”

珍的婚礼在4月份,她的家人原本打算在2月份时飞往新西兰,但他们的机票被取消了。她说,她的家人还没有听说什么时候会解除封锁。

外交和贸易部已建议新西兰人在实行旅行限制时不要前往湖北省。

尽管武汉的居民被允许在整个城市内走动,但机场是封闭的,整个武汉市和湖北的人都不能外出。

另一名奥克兰华人卡洛琳·丁(Caroline Ding)每天都会看新闻,以了解家乡武汉的情况。

“我担心他们会被感染,所以我每天打电话给我的家人,并且时时了解相关新闻。”

新西兰针灸中医学院

这种病毒在全世界引起了恐惧,有100多人死亡,有6000多人被感染。武汉作为疫情的中心城市,是一个人口超过1000万人的城市,它一直在冠状病毒疫情的最前沿。

卡洛琳(Caroline)是她武汉家庭中唯一的直系亲属。她的父亲本来应该在二月中旬来新西兰,但是就像徐珍的家人一样,行程被取消了。

卡罗琳说,他们不知道当局什么时候会取消旅行限制。

“当然,他们很担心……但是他们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正在采取什么行动来保护自己。”

在武汉以北五个小时车程的河南省郑州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西兰人因感冒而被困在Airbnb的住宿屋中。

由于严格的法规限制,任何患有感冒或流感症状的人都必须隔离,只能在康复后14天才能脱身。

推荐英语学校:DynaSpeak

这名在新西兰生活了10年的助教在过年的时候回河南省探望父母。因为感冒了,她没法去父亲正在接受肾衰竭治疗的那家医院。她母亲的养老院也被自动封锁,她也没办法去探视她。

她原定于1月31日起飞,但现在不得不推迟返回新西兰的计划,这使她几乎没有地方住。

她告诉1 News:“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外交和贸易部说,有53名新西兰人在武汉市登记注册,其中20人已经联系了中国领事馆寻求帮助。

今天政府宣布,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政府将联合行动,从武汉撤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公民。

阅读更多:因冠状病毒疫情滞留!新西兰和澳洲宣布前往武汉撤离公民

目前尚不清楚湖北省的锁定期将持续多长时间,或者是否将其扩展到其他地区。

对于在中国有亲戚的新西兰家庭,他们可以等一等,看看接下来几周会发生什么。

徐珍说:“我真的希望他们能找到治愈的方法。”

阅读更多:致命的冠状病毒蔓延,新西兰华人社区“非常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