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人在奥克兰建筑工地上坠死!到现在竟然不知道谁是老板!

于星明与妻子杜香丽和他们19岁的儿子一起。(提供)

【新西兰生活网】中国山东人杜香丽(Du Xiangli)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梳理她的丈夫在新西兰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了他的死亡,为什么她至今仍找不到他的雇主的踪迹?

杜香丽的丈夫于星明(Yu Xingming), 今年早些时候在奥​​克兰西区霍布森维尔(Hobsonville)的一处住宅建筑工地坠下身亡。

在新西兰的建筑业热潮中,这个国家越来越多地寻求外来移民来填补技术和劳动力短缺。今年,新西兰有近60,000名建筑工人是海外劳力,占劳动力总数的四分之一。

奥克兰迫切需要所有可能得到的劳动力。预计该行业在未来十年将增长70%,还需要额外的56,000名工人。

NSOMS牙科

但是外来工人的涌入受到雇佣剥削的影响,并给当局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移民是否享有与新西兰人相同的就业权。

于星明在奥克兰工作,但领取现金,这一点使新西兰当局无法了解他的细节。

杜香丽说,她丈夫的事故尚未得到任何解释或赔偿。实际上,直到现在仍没搞清楚她的丈夫到底是在为谁工作。

据说于星明是一名刻苦工作,努力支持家庭的人。(提供)

CMC

“他为雇主而死”

杜香丽在中国东部的山东省说,于星明在向中国的中介支付了近3万纽币的费用后获得了新西兰的工作签证。

这一中介机构声称自己是正式的移民服务机构,并代表他将于星明的申请提交给了新西兰移民局(INZ)。

他的签证申请获得了批准,并于2015年来到新西兰,那一年他45岁,他来新西兰的目的是赚钱支持他在中国的家庭。

杜香丽说,他丈夫在奥克兰遇到了一个中国男人,他给他提供了一份建筑工作,每月工资2000纽币。2015年底,于星明开始住在这名中国男子在奥克兰北岸的Schnapper Rock的房子内。

杜香丽说,她丈夫没有劳动合同,每两三个月收一次现金。她说,他的工资经常被拖延。以至于她不得不给他电汇了两笔分别约为13,000纽币的款项来维持他的生活。

Enagic还原水

今年5月,与于星明住在一起的那个男子与她取得联系,说她丈夫在工作中坠下身亡。他把于星明的衣服和鞋子寄回了山东。那是杜香丽最后一次听到她丈夫的消息。

杜香丽说,她曾两次前往新西兰,试图与该男子会面以了解她丈夫的死亡原因,但每次他都没有回电话或回短信。

“我丈夫为这个雇主而死。至少,他需要面对家人,给我们一个解释。”

于星明向中国的中介支付了30,000纽币后获得了新西兰签证。(提供)

尽管她认为丈夫是该男子的雇员,但她也承认自己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她不会说英语,所以很难跟进新西兰当局对此案的进展。“我已将这个案子报告给新西兰警察。但是警察局并没有给我举报号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NCP汽车拆装商

“他是我的客人”

接到电话后,北岸的那名男子否认他是于星明的老板。

“是的,他住在我家。他是我的客人。”

该男子说,有关部门已经完成了对于星明之死的调查。

他说:“如果您想了解它,可以去警察局或工作安全局。您可以都去那两个地方了解情况。”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没有回答其他问题。

一位工作安全局发言人表示,监管机构仍在调查这一死亡事件,无法提供进一步评论。

新西兰移民局也表示,在工作安全局进行调查期间,无法对这个的案件发表评论。

一名警察发言人说,警官被告知于星明“5月8日因工作场所事故而突然死亡”。发言人称,已被转介给工作安全局和验尸官。

地板地毯

杜香丽形容她的丈夫辛勤工作,并致力于养家糊口。并且,她们家已经没有希望收回花在他工作签证上的数万纽币了。

“我有一个需要照顾的70岁婆婆,和一个需要支付大学学费的19岁儿子。”

于星明死亡时在奥克兰西区Hobsonville的一个高档开发区工作。(Stuff报道截图)

于星明死亡时工作的房屋位于一个高档的新开发项目中。现在这处物业前面刚竖起了一个“已售”的标志。它的报价接近200万纽币。

新的房产所有者没有关于该处房产之前所发生事情的任何细节,出售房产的经纪人拒绝置评。

天马运输

“这是一个烂摊子系统”

今年一月,48名中国工人与招聘公司National Personnel Limited(NPL)签订了合同,付了高额费用来到奥克兰做建筑,但是却遭遇没工作的凄惨境地,后来还面临被踢出住所的境地。

他们说一名中国男子,Peter Li,又名Wenshan Li(音译:李文山),将他们这些人带到新西兰并收取了巨额费用 – 介于4万纽币至55,000纽币之间。

Peter Li(图左),又名Wenshan Li(音译:李文山),将他们这些人带到新西兰并收取了巨额费用。(Newshub报道截图)

阅读更多:奥克兰这群中国工人够惨!护照收走没吃没住,卫生纸都被拿走

阅读更多:新西兰移民局长:我给这群中国工人换发签证!

联合工会(Unite Union)的全国主任迈克·特里恩(Mike Treen)说,他注意到他们在新西兰工作期间很容易从中国公司和新西兰公司处找到“私活”。

“在递交给新西兰移民局的签证申请中,可能会提名一家公司,但是移民局似乎没有遵守或检查这些申请者所声称的工作的合同是否确实发生。”

他说,4月份的时候,其中那11名工人继续在奥克兰大学的建筑工地上为分包商工作。特里恩说,工人没有劳动合同,分包商拒绝支付欠他们的几千纽币。

“这是一个主要的建筑工地,但是他们的底下有一群‘牛仔’在做臂架工作。”

“由于分包模式,他们所获得的只是臂架合同。没有人在检查为分包商工作的工人是否在此工作是合法的,或者他们是否注册了税号。”

特里恩说,于星明本来可以通过签证“绑定到他的雇主”,“但雇主把他像奴隶一样地转给其他人。

“这是一个烂透了的系统。”

“这关乎人性”

移民局边境和签证业务总经理尼古拉·霍格(Nicola Hogg)说,该机构意识到移民工人在各个行业进行非法的工作,她将这种情况描述为“严重关切,无论是自行选择还是被迫工作”。

霍格说,基本技能工作签证规定了这个人可以为哪个雇主工作,这种情况下,签证持有人为任何其他雇主工作都是非法的。

雇主允许没有这个资格的人为他们工作,可能面临最高50,000纽币的罚款。剥削工人的雇主将面临7年监禁和10万纽币罚款。

她将这种剥削描述为“关乎人性”的行为,这种行为削弱了合法的业务以及冒犯新西兰的声誉。

移民局致力于努力解决这一问题,霍格指出:此前的“频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在2018年初导致54名马来西亚公民被驱逐出境。

阅读更多:亚裔男子被二次驱逐出境:第一次驱逐后改名重回新西兰并获得居住权

这一行动发现,许多马来西亚工人正在通过社交媒体被招募到新西兰的建筑部门工作。

一旦到达这里,工人就可以用现金支付,不用缴税,许多人在签证过期后仍然非法滞留。

劳动监察局区域经理珍妮·博斯博姆(Jeanie Borsboom)将建筑业描述为“重灾区”,并说这一领域的许多小型企业缺乏基本的系统。

博斯博姆说,在2018年,它参观了奥克兰的四个不同的住宅项目。它发现44家小型住宅建筑企业中有30家不符合《雇佣法》的“基本要求”。

监管机构还对有报道称工人被“借出”给其他公司感到担忧。

同时,商业,创新和就业部目前正在领导对新西兰临时工的剥削进行一项审查。请点击查看这一提案,相关的反馈意见应在周三提交。

这里提供了针对被剥削工人的支持:可以致电0800 555 111与新西兰移民局,劳动监察局或CrimeStoppers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