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政府取消“种族主义”难民政策,增加非洲和中东的配额

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在北帕正式宣布了移民政策的更改。(TVNZ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移民部长伊恩·李斯-加洛韦(Iain Lees-Galloway)在北帕默斯顿的蒂马纳瓦(Te Manawa)正式宣布了政府对移民政策的更改。

政府将取消歧视非洲和中东人民的“种族主义难民政策”,并增加这些地区的配额。

周五,在北帕默斯顿,移民部长伊恩·李斯-加洛韦(Iain Lees-Galloway)宣布了对三年难民配额政策的一系列修改,包括将50%的配额分配给亚太地区,以帮助解决澳大利亚难民危机。

2009年,当时的国家党政府实施了“家庭联系”(family link)政策,要求来自非洲和中东的难民必须与新西兰有已存在的家庭联系。(编者注:也就是说,只有他们已有家人住在这里,新西兰政府才接受来自这些地区的难民。)

免费西厨课程

伊恩·李斯-加洛韦此前承认新西兰对于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的配额规定是歧视性的,并说明这项政策由前任国家党政府所提出。他说政府对中东和非洲的拨款也将从14%增加到15%,因为在这些地区优先安置难民的需求最高。

阅读更多:新西兰难民政策存在种族主义!移民部长已承认

难民倡导者古莱德·迈尔(Guled Mire)说,很重要的一点是看到了种族主义统治的终结,正是因为这种种族主义,使一些最脆弱的人们无法有机会过上有尊严和有机会的生活。

难民倡导者Guled Mire说,很重要的一点是看到了种族主义统治的终结。(UNHCR/SUSAN HOPPER)

迈尔认为,对需求最大地区的配额只增加了1%,这是矛盾的。不过,这好歹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CMC

“毫无疑问,我认为亚太地区应该保留,但它们(配额)是否相称?我不这么认为。”

种族关系专员孟凡(Meng Foon)表示,新西兰现在有机会重新考虑其在解决全球难民危机中所发挥的作用。

种族关系专员孟凡(Meng Foon)表示:“与其他难民相比,挑出非洲和中东难民并对他们执行不公平对待的政策是不可接受的。”

他说,新西兰现在有机会重新考虑其在解决全球难民危机中所发挥的作用。

阅读更多:人权专员孟凡:必须解决新西兰难民种族歧视,当年《中国人移民法》让我家人深受其害

伊恩·李斯-加洛韦说,政府正在展示“地区责任的份额”,重点是亚太地区,在未来三年中,新西兰将为该地区分配50%的难民配额。

从明年7月起,针对“大规模难民危机局势”的难民配额也将从每年100名增加到200名。

伊恩·李斯-加洛韦说说,这将保持应对新的全球难民危机的灵活性。

该政策将继续侧重于处于危险中的妇女和儿童,残疾人和家庭。

受威胁妇女的子类别也将增加,从每年最少75个名额增加到每年最少150个名额。

新西兰宣布难民配额在2020年将增加到1500。(ROSA WOODS/STUFF)

去年,雅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rn)总理,移民部长伊恩·李斯-加洛韦(Iain Lees-Galloway)和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宣布难民配额在2020年将增加到1500。

“加倍配额”(Double the Quota)运动的发起人和难民拥护者默多克·斯蒂芬斯(Murdoch Stephens)博士说,国家党此前的家庭联系(family link)政策的要求,已经减少了来自非洲和中东的难民人数,2015/16年度只有四名难民。

种族关系专员孟福恩(Meng Foon)说,他已经向部长提出了对不公平,歧视和种族主义政策的担忧。

他说,这一决定是迟到的,但他对政策能够更改感到宽慰。

“没有人选择成为难民。他们在难民营中的平均逗留时间约为18年,这种情况令人震惊。”

“能来到这里的机会正在改变生活,重新安置意味着许多熟练和有商业经验的难民,在内部或外部战争等事件破坏了他们原来的家园和生活后,他们将有机会过上新的生活,拥有繁荣的未来。”

去年,政府将2020年的难民配额从1000人增加到1500人,扩大了Māngere安置中心,并宣布了六个新的定居点和额外支持。

政府还将扩大其“欢迎社区”试点计划,在未来四年中拨款660万纽币。

该试点由新西兰移民局牵头,涉及五个地区的十个理事会和民族社区办公室。现在它将扩展到全国34个站点。每人每年可获得50,000纽币,为期三年。

绿党移民女发言人戈里兹·加拉曼(Golriz Ghahraman)表示,这一决定使新西兰有了一项原则性的难民政策,将公平和包容放在首位。

她说,作为受灾地区的前难民,对她而言,与部长合作并带来有意义的变化是有意义的。

联合国难民署(UNHCR)对新西兰对难民重新安置的“有意义的承诺”表示欢迎和表示。

难民署区域代表路易丝·奥宾(Louise Aubin)说,这一宣布是在首届全球难民论坛召开前几个月,这向世界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每个国家都可以在分担对全球难民局势的责任方面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