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批准学生签证数量飞涨 国际学生涌入大学标准下降

【新西兰生活网】内政部公布了其2019年3月季度的临时签证统计数据,这一数据显示临时学生签证数量创下历史新高:613000张,同比增长77000张,比2013年3月增加280000张:

澳洲批准学生签证数量飞涨 国际学生涌入大学标准下降

这些数据与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短期学生入境数据大致一致:2019年3月达到创新高的610000人,高于2014年3月的367000人:

澳洲批准学生签证数量飞涨 国际学生涌入大学标准下降

咖啡馆生意出售

这一数据非常有趣,因为本月早些时候,据The Australian报告,一名内政部高级官员的证词道:“从中国学生获利丰厚的六年繁荣期已经结束”;此人更是通知了澳大利亚各所大学:中国学生的签证申请数据持平。

这一证据得到了澳大利亚统计局短期入境数据的广泛证实;该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入境人数(尽管来自所有华人人口,不仅仅是学生)已经连续九个月呈下降趋势,目前处于2017年年中的水平:

澳洲批准学生签证数量飞涨 国际学生涌入大学标准下降

咖啡馆生意出售

正如本月的 Four Corners expose有关澳大利亚国际留学生贸易所显示的那样,中国留学生目前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国际生生源,其次是印度留学生和尼泊尔留学生(见下图)。

澳洲批准学生签证数量飞涨 国际学生涌入大学标准下降

因此,鉴于近期由中国抵澳的留学生人数停滞不前,澳大利亚的大学已经开始侧重于从这些国家招收学生。

这可能会导致将来的问题。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Bob Birrell博士的研究表明,中国学生倾向于支付更高的学费,并多在澳大利亚八大名校大学中学习。相比之下,来自印度的学生倾向于在学费更为低廉的高校学习,其主要目的通常是为了就业或是在未来得到澳州的永久居留权。

推荐英语学校:DynaSpeak

本月的Four Corners report着重批评了来自印度次大陆的学生的质量,并报告了大量抄袭、学术不端的行为,以及学生不及格的案例。

例如,数学讲师、学术不端行为调查者Duncan Farrow博士告诉Four Corners:

“我刚刚回顾了BSC100理科学生中印度旁遮普邦地区留学生的成绩,结果十分令人沮丧。在这一科目的52名学生中,仅有12名完全通过了该单元——通过率低于25%。”

默多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的教授Benjamin Reilly也同样指出:

“在2018年第一学期,我们的国际留学生人数激增,这些学生进入了一些研究生课程。这一激增在2018年第二学期再次急剧增加,数百名新学生(大部分来自印度旁遮普邦地区)参加了少量的研究生课程。”

“虽然有些人还勉强可以,但许多人没有研究生水平的语言技能,因此无法参加课堂或合法完成单元的评估。”

“因此,我们现在所遇到的学术不端、水平评估和教育失败问题的数量比我们以前所经历的要多得多……”

推荐古典别墅

Inside Story杂志的经济记者Tim Colebatch同样对大量涌入澳大利亚大学的低质量尼泊尔学生发出了警报:

“撤销政府管制使大学可以选择性地降低其教学基准,以吸引更多付费的外国学生,即使是在已经知道他们没有达到英语语言技能或学术成就的门槛后……

这不是第一次尼泊尔移民人数激增。十年前,我们就看到一个带有培训签证的骗局,其中来自印度和尼泊尔的“留学生”来到澳大利亚参加培训课程,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劳动力中。2008至2009年,移民局的净移民率创下历史新高,随后,移民部长克Chris Evans将其关闭。但大多数来这里的人都留在了这里。”

正如本月的Four Corners report(以及其他媒体)所揭示的那样,国际学生涌入澳大利亚大学已经明显降低了教育标准。

而且,随着澳洲各所大学将招生重心转向印度和尼泊尔学生,高校的印度和尼泊尔留学生中,抄袭、学术不端行为和课程不及格的现象会愈发常见,于是澳大利亚大学的学术标准将进一步降低,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学费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