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联邦警察突袭ABC悉尼总部 各界表示强烈关注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据澳媒综合报道,本周三(6月5日),六名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携四名计算机技术人员突然造访了澳大利亚最大的媒体公司(ABC)位于悉尼的总部,并且出示了搜查令,要求访问该公司的数据库。

据报道,本次行动与ABC在2017年发表的名为“阿富汗档案”的系列报道有关,该系列以前所未有的细节和洞见介绍了澳洲特种精英部队的行动,包括军队是如何杀戮俘虏和儿童的,同时对所谓弥漫在军队中的“战士文化”提出了担忧。

联邦警察在ABC律师和IT部门成员在场的情况下,系统的搜索了关于“阿富汗档案”的一系列关键词,其中包括两位ABC调查记者的名字——Dan Oakes和Sam Clark,并且还搜索了“秘密”和“国防部”。在进行了长达8个多小时的检索、查看了成千上万的档案之后,联邦警察将其中的约一百份下载到U盘中并存封在证据袋中。ABC被给予两周时间挑战搜查令,或是阻止警方使用所获“证据”。而在6月4日、搜查发生前一天,新闻集团(News Corp)记者Annika Smethurst位于堪培拉的家也遭到了联邦警察同样的突击搜查,她此前曾报道过一个澳洲政府暗中监视居民的秘密计划。此事经曝光后引发业界震动。

推荐Barfoot中介Trudy

联邦警局解释

首先,联邦警局透露此次行动未获得澳洲政府或任何政府部长的授权,并不包含政治意图。在2017年7月和2018年4月“阿富汗档案”发布后几日内,警局就收到了情报部门通知,但之所以拖到2019年4月才行动,是因为这类调查相当复杂且耗时较长。

联邦警局6月5日声明中称,搜查令与“与发布机密材料的指控有关,违反了现已废除的“1914年犯罪法的规定”,并称暂时没有任何逮捕人的计划,但不排除未来可能性,并且这项搜查令“与昨天在堪培拉执行的搜查令无关”。该部门专员Neil Gaughan表示,社会任何部门都不应该对法律免疫:“这包括执法机构本身、媒体、甚至政治家,”他说,“我们正在调查一桩刑事指控,不应忽视这一点。”

2018年,澳洲国家安全法进行了修改,授予了权力机构更大的数据监控权并引入了新的违反机密法罪名。然而,该法律包含了有限度的“公共利益”辩护权,并可为新闻记者群体所用。对此联邦警局声称,他们之所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是因为争议性文章的发布时间位于法律修改之前。这样一来,ABC方面可能更难凭借新法律授予的权利为自身辩护。此外,新法律也未给予“爆料者”保护,这意味着ABC无权隐瞒其消息来源。根据旧的1914年犯罪法,联邦官员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无权披露机密信息,违规者最多可入狱7年。

推荐古典别墅

媒体强烈声讨

ABC的律师们此前已同联邦警局就此事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交涉。ABC常务董事David Anderson表示:“以这种方式突击搜查一家全国性的媒体公司非常不同寻常。ABC支持我们的记者,保护其消息来源,在有具备确凿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继续报道国家安全和情报问题,不因此感到畏惧或偏袒哪一方。”ABC的新闻总编Gaven Morris则鼓励所有的记者毫无畏惧的继续报道有利于公众利益的新闻。ABC主席Ita Buttrose则透露她已联系政府表达了对突袭的担忧。

新闻集团澳大拉西亚地区执行主席Michael Miller评论道,突袭使新闻业面临“定罪”风险,也将民主原则置于危险之中:“问题不仅是最近的这些突击搜查,而是显示出越来越多的法律有权令新闻记者入狱。当专业新闻报道面临被定罪的风险时,这对民主是一种威胁。我们生活的时代在要求更多的审查,而不是更少。”他表示,新闻集团将“支持记者报道和澳洲人的知情权”。

澳大利亚律师联盟律师和刑事司法发言人Greg Barns表示,这一行动“向媒体组织,记者和消息爆料者发出明确信息,即如果他们发布政府不希望他们发布的信息,他们将面临风险。”目前,澳洲保护消息来源渠道的法律比类似民主国家美国、英国和加拿大要弱得多。而这些国家的记者能通过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来阻止警察查阅他们的文件。澳洲的一些州和领地法律允许对记者及其来源提供更多保护,但它们不适用于联邦层级。“在澳大利亚,记者处于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并且有些情况下,诉讼方上法庭强迫记者透露他们的消息来源。” Barns表示。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一份声明中称,“警方突击搜查我们的合作伙伴ABC是对新闻自由的攻击,我们发现这一点非常令人不安。当媒体在全球范围内变得越来越不自由时,当公共广播公司成为情报部门的工作目标,那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它回应了无国界记者组织所表达的担忧,并将联邦警局的搜查情景与专制国家进行了比较。BBC亚太区负责人Daniel Bastard告诉SBS,“以这种方式迫害媒体是不可容忍的。这种对记者及其消息来源的恐吓,会给新闻自由和独立新闻报道带来毁灭性后果。”

推荐Raywhite中介Simon Lee

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IFJ)表示,这两次突袭显示了攻击新闻自由的“令人不安的新模式”,并试图恐吓那些为公共利益行事的记者。“我强烈谴责澳大利亚一再骚扰侵犯新闻自由的行为,”IFJ主席Philippe Leruth说,“IFJ强烈呼吁澳大利亚当局确保新闻自由,呼吁澳大利亚司法和警察当局尊重新闻记者的基本权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首席媒体记者Ben Stelter表示,澳洲联邦警察所具有的权力令人震惊:“我们几乎从未在像澳大利亚这样的民主国家看到这种事发生,”Stelter说,“在澳大利亚的多个领域都发生了令人不安的事情。”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些行动“导致澳洲反对派国会议员和媒体人士质疑最近重新当选的中右翼自由党,是否参与了一场扼杀新闻自由的运动”。

澳洲记者工会组织媒体娱乐和艺术联合会(MEEA)认为,这次搜查行动预示着令人不安的“新常态”,试图将新闻报道犯罪化。

ABC的律师现在将开始对提交给警方的密封文件进行为期两周的审查。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可以就某些文件申请法律特权,或在法庭上争辩搜查令的条款。一旦这个过程结束,并根据法庭诉讼结果,警方将可以使用这些文件作为证据,对任何泄露信息的爆料人提起诉讼。“重要的是要说我们正处于调查的证据收集阶段。现在显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代理专员Gaughan说,“公众利益是我们从一开始调查就与之有关的方面,这也是联邦警局决定是否会提起诉讼的指南。”

推荐英语学校:DynaSpeak

政府回应

遭受突袭的新闻集团记者Annika Smethurst发表的报道中揭露,根据澳洲内政部和国防部负责人之间的绝密信件,政府正在考虑为网络间谍机构澳大利亚信号局(ASD)提供激进的新权力,使该机构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监视澳大利亚公民。根据该计划,只要国防和内政部长同意,数字间谍就可以秘密访问澳大利亚人的电子邮件、银行记录和短信。目前,只有联邦警局和澳大利亚情报局ASIO在有搜查令的前提下调查澳大利亚人,但可以向ASD寻求技术帮助。 ASD通常开展活动打击海外网络犯罪分子。

澳洲总理莫里森对两起搜查事件进行了回应,坚称他所领导的政府“致力于保护新闻自由”,并称事件与政府没什么关系,政府也不知情。“无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莫里森说。然而,采访记者直言不讳的询问澳洲“是否从中国对待新闻自由的做法中获得了灵感”。

工党则敦促负责联邦警局的内政部长达顿做出解释,达顿声称他对此并不知情,而且“联邦警察进行调查并独立展开行动是法定义务,是完全适当的”。他还说国家对新闻自由有着明确的规则和法律保护。

close
更多精彩 正在逼近

订阅【新西兰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