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新西兰生活网】多年以来,我的心中一直潜藏着一种土地情结,时常憧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安静乡居生活。渴望能在一个有潺潺溪水流过的湖畔乡野间,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木屋,栽种一方小小的菜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恍惚是在记忆的深处,遗留着那么一个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始终无法抹去的印迹。时不时脑海中还会闪现出一些不知来由的奇怪念头,“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变故,有一方土地,一家人总不会饿肚子吧”。有点怀疑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农夫转世投胎的,对土地的深深眷念之情总是萦绕在心头。

从来到新西兰的第一天开始,看着满目苍翠的碧野蓝天,成群牛羊在连绵起伏的慢坡上悠闲地吃草,一座座散落在蓝天白云下建筑风格千姿百态的房舍,埋藏在心底的田园梦又开始萌动。但是,梦想却总是遭到家里全劳动力的竭力反对:“那么多农活谁来做呢?”一句大实话确实难倒英雄汉!新西兰夏季的太阳出奇地火辣,想象一下烈日下开着剪草机呜呜地旋转,不晕死也得晕活着!想想也是害怕。

然而,烙印一样深埋在心中的做个农场主这个“大志向”却始终难以挥去,每当在郊外遇见那些翠绿掩映中鲜花围绕的田园农舍,总是情不自禁地心向往之。有次和家里人一起去一个农场采摘草莓,开车沿着蜿蜒洁净的乡村小路,一直进到农舍门前的草坪上才停下来。

草莓园主人的大房子,看看也会心花怒放吧!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一般来说,草莓成熟的旺季,农场是不开放的。等到大批量的草莓采摘过后,还有不少剩下的果实在陆续成熟,这个时候再雇人来采摘已经不划算了,农场会对外开放一段时间,让那些向往亲自体验采摘果子的游客们自己进园子采摘。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农场主慵懒地呆在客厅里看电视,坐等我们自己采摘了上门付钱。乘此机会,我快速地扫描了一圈室内。米色的地毯,客厅中间现代化的开放式厨房,锃亮的厨房电器。阳光从通透的大开间推拉玻璃门窗洒进屋里,泛着橙色的温馨辉光。室内的布置和设施与市区里的住宅完全没有区别,整个颠覆了我以往对农村的印象。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被绿植鲜花簇拥,还能过上一尘不染的现代化生活,还有比这更美妙的日子吗?哇!没有了”!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家里人也禁不住眼前田园美色的诱惑,我们商量了一个方案,“把市区里的房子租出去,租个农场体验一下,如果我们没有被传说中做不完的农活所吓退,一年以后还能保持当农场主的热情,那我们就全家努力去实现农场梦”。

说干就干,市区里的住房出租,每周租金870纽币,但要付几十纽币的中介管理费。租了一个离老家开车仅十分钟距离的生活农场,拥有十五亩隔成三大块草地的羊圈和一个大池塘。朴实的木屋有两百多平米,三间卧室、两个卫浴、超大客厅和现代化的大厨房。还有一间带儿童室的书房。另有独立车库、玻璃花房和一栋很大的工具房。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木屋四周树木葱茏,绿草如茵,四时花开不断。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池塘水面上浮游着成千上万条小鱼,人影一动它们就忽地一下闪开,过一会儿又浮上来。听隔壁邻居说,这是一个标准的鳗鱼养殖场。这里以前的屋主养鳗鱼出口到欧洲。池塘是在很久远年代挖石灰矿后留下的大坑,经长年累月的雨水存积形成了如今这么大一个池塘。鳗鱼养殖场本身就需要用石灰来进行消毒,石灰泥池塘正好适合养殖鳗鱼。池塘里种植的睡莲是专门为鳗鱼遮荫的。

每天天刚放亮,就有几只鸭子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在水里扑腾,多的时候十几只。我们本来想在池塘里养几只小鸭子,又担心长大以后被那些野鸭子带跑,想想还是算了。绕着池塘搜寻了一圈,希望发现鸭子窝,能捡到鸭蛋就好了。深一脚浅一脚地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失望而归。

买了两只生蛋的母鸡,连同它们的家也一起搬了回来。鸡是要认家的,家在哪里,白天无论在树丛里走多远,天黑之前它们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家里过夜。最乖的是它们会把蛋生在自己的家里,完全不需要任何训练。附近农场有小店出售碎玉米,每公斤1,25刀。每天喂两次,每次喂食量都任由它们自愿,不想吃了就走开,去林间东倒西歪地晒太阳。也经常在落叶堆里从容不迫地划拉,找小虫子吃,小日子过得十分悠闲自在的样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分享一下收获的喜悦!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生活水源来自于屋顶上的雨水,通过房檐四周的雨水管道收集在一个巨大的储水罐中,靠电力引进室内。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虽然不必缴纳水费,但却要相应增加一些电费。

刚开始入住的时候,正是夏天雨水稀少的季节,又实在遍寻不到水罐系统哪里有标明水位的刻度,生怕突然没水了,小心翼翼地俭省着用水,听说买水需要300多块钱一车。后来请教了一位长期在农场生活的洋人朋友,才知道我们的水罐根本没有水位刻度,只能从顶部揭开盖子查看。他传授了我们一个办法,用长绳子一头栓上一个空塑料瓶扔在罐子里做浮标,另一头留在罐子外面,一眼就能看见水位是多少。

有天突然发现,大罐子旁边被绿植包裹得严严密密的灌木丛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巨大的水罐,意外惊喜!此后再也不用顾虑省水的问题了。

供热使用煤气罐,90公升的煤气罐大约一个月需要换一瓶。打个电话预约,会有上门服务。两个煤气瓶交替着使用,如果其中一个瓶里的煤气用光了,连接两个瓶子的地方有个指示灯会发出红色警示,并且会自动打开另一个煤气瓶。期间至少可以有一个月的时间给你去衔接,一般不会出现正做饭间突然停气的意外情况。

草地围栏里有四只羊儿,是房东留下来的。初次见面的那天是这样的。

惊奇地伸长脖子望着我们一动不动,好像石化了似的,眼神里写满警觉。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嗨!”挥挥手打个招呼,还是一动不动。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四只羊每天形影不离,一大早起来啃草,吃饱了在树荫下趴着休息。晚上在草地上哪儿黑哪儿歇,看不出什么地方需给予要人工帮助。开始还以为养羊需要为它们做点什么,现在才发现完全和野生的状态无异。

三月,秋风起,羊儿一身厚厚的毛,行动都感觉困难了我们才想起应该給它们剪羊毛。网上联系了师傅上门剪毛,师傅边剪边说:“应该在11月夏季开始的时候剪,最迟12月。不过现在剪也可以,不然等到明年,羊毛也太厚了”。

剪完羊毛师傅临走时又补充了一句:“七八月份,要生小羊子”。

剪羊毛师傅丢下的这句话,使我心里头一下子纠结起来。凉意渐浓的秋风里,看着光溜溜的透着粉红色皮肤的羊儿,想着不知哪只羊已经怀有身孕,“早知道这毛就不用剪了!往冬天里走,毛厚不是更暖和吗?难道夏天都熬过来了,冬天又要熬过去!哎呀!动物们交给那些毫无经验的外行来照顾,很无辜的!”

从六月开始,进入漫长的冬季。新西兰冬季的雨水特别多,不过往年确实没有太在意雨水多少有什么关系。今年的心情不同,觉得雨水实在太多了,天空像高悬在头顶的河流底部被拉开了一条口子,稀里哗啦倾泻的大雨伴随着狂风,几乎每天都要来几场。好在雨住的时候,间歇还会露出一会儿阳光,心情也像阴沉的天空一样透进一抹晴朗。总是担心雨地里毫无遮挡的羊儿,有时候趴在围栏边仔细观察分析,究竟哪只是母羊呢?发现有只个头最大肚子也最大的,断定它是只母羊。其余的有只是公羊无疑,还有两只可能是它们夫妻去年生的小羊吧?

八月中的一天,冬季快结束了。早起发现屋后草地上怎么只剩下三只羊了?平时四只羊是一刻也不会分离的。不会昨夜跑掉了一只吧!急急忙忙往另一块池塘边的草地上去寻找,刚下坡地就看见池塘边一颗冬季没有落叶的大松树底下站着一只羊,见我闯进草地,它条件反射般的一下子跑开了。没跑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走回原地警惕地望着我。顺着它来回游弋的视线,猛然发现一只小羊趴在草地上。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生小羊啦!”不是我以为的那只大肚子母羊生的。小羊挣扎着走向妈妈,奶声奶气地叫着。可能刚出生吧。过了一会儿它就能跟着妈妈走了,只是走不远就得歇会儿。整整一天一夜,母羊始终尽职的独自陪着小羊呆在树下,远离其它伙伴。

好在从那天晚上开始有几天没有下雨。第二天羊妈妈带着小羊归队,回到羊群中间。最大那只大肚羊猛然看见这个不速之客,走到它跟前仔细地凝视了一下,突然用头去撞小羊,一下就把小羊撞翻了。我们都以为它自己没有来得及先生孩子,被别的羊抢先了,嫉妒心大发。

从那以后,小羊有经验了,凡是狭路相逢的时候,对视几秒钟它便会跳开,躲到妈妈身边去。

五天以后的清晨,另一只母羊又在那颗大树底下生了两只小羊。仍然不是那只大肥羊生的。

完全没有办法给他们提供半点帮助,刚想接近它们,羊妈妈便会带着小羊逃离开去。我招呼小羊,小羊欢叫着向我跑来,它们的妈妈在后面哼一声,小羊立刻返回到妈妈身边,与我保持距离。黑夜漫长寒风凛凛,唯一的照顾就是每天早起去草地上看一眼它们是否都起来了?

风和日丽的日子过了十天,粉红色的小羊开始发白,身上的毛渐渐丰满起来,开始跟在羊妈妈身边学着吃草。有天还跟着妈妈一起逃出羊栏跑到deke(甲板)上来,被逮个正着。

在纽村牧羊的那些日子  还是在清晨,还是在那颗大树底下,第三只母羊又在那里生下两只小羊。

最可恶的是那只我们一直以来留意关注的大肥羊,这个时候已经十分清楚了,它居然是羊爸爸!不仅半点忙不帮,没事儿羊似的每天悠闲地吃草晒太阳,看见小羊跑到身边就粗鲁地赶开。

最后出生的这两只小羊没有那么幸运,刚出生的当天就下雨。我们在温暖的室内听着连夜风雨声,心中不由地一阵阵泛起寒意。第二天一早,连忙奔出去查看,见小羊坚强地跟在妈妈身后,心头油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晚上继续下雨。第三天清晨天刚亮,窗外草地上传来母羊一声接一声凄厉的鸣叫,感觉有事,急忙跑去草地上,只见两只小羊还是没有挺过凄风冷雨,双双死在草地上了,一股忧伤从头到脚穿过。听一位农场主的儿子说,今年他们家的小羊死了有一半。现在才体会到乡居生活除了表面绚烂多彩的田园风光,还有许多掩藏在背后的艰辛与忧愁,什么样的日子都各有难处。

羊妈妈哀鸣着独自归队了。有两天,它时不时地一声声叫唤,抬起头凝视远方,好像在期待它的小羊能奇迹般地跑回到身边来。看见它落寞的样子,真是感同身受,心里满满都是痛惜。

所有的故事书里对羊儿的描述,几乎都是温顺,可爱的形象。早前曾经观看过一次牧羊犬赶羊表演,对牧羊犬听从主人指令如意完成赶羊任务的工作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一半的功劳应该归属于羊儿的温顺。在人面前它们虽然十分警觉,却会专注地查看人的神情,判断如何采取行动。见我打开羊栏大门,它们就会跑过来跟在我身后,朝另一块草地走去。跟过几次之后,只要是看见我经过,它们便会默契地跟在我身后走。两只鸡也是一样,只要看见有人出现,会立刻飞奔而来紧跟在人身后走。出门去倒个垃圾,顺着羊栏边的道路走,左边七只羊,右边两只鸡,前呼后拥,突然之间心中竟涌出一股领头羊似的欢快得意!难道它们也很寂寞,见不得有人出现?

走过严寒、走过风雨,春天来了,蓝天白云重现天空。鲜花怒放,万木复苏!小羊们和花儿一起天天茁壮成长。

人生总有不如意,一个令人忧伤的消息传来,在看似寂静却并不平静的牧羊日子里,房产市场也没有平静,加上贷款政策缩紧,做农场主的期待,依然还是在路上!

本文为读者投稿。作者: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