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节谈光棍:为什么澳洲去年多了那么多光棍

澳大利亚统计局周四发布的最新离婚统计数据显示,分居率有所上升。(ABC News: Stephen Cavenagh)

【新西兰生活网】昆州再次成为澳大利亚的离婚之州,澳大利亚统计局(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ABS)的最新数据首次将新冠疫情大流行纳入原因之一。

昨天公布的数字显示,2021年有56,244件离婚,比前一年增长13.6%。

这比最近几年多了约6500至7000件,然而澳大利亚统计局警告说,要对这一数字大幅上升保持谨慎态度,因为各地法院清理了此前积压的离婚申请。

新州的增幅最大,2021年有17,126人,而2020年为14,023人,2019年为14,197人。

然而,昆州保持长期以来的离婚之州称号,粗离婚率(crude divorce rate, 指年度离婚数与总人口之比)高居全国之首,与其他州与领地的差距也进一步加大。

在昆州,每1000人中有2.6人获准离婚。其次是西澳州,为2.2人(这是全国平均水平),新州和南澳州为2.1。

昆州的离婚率有些爆棚,从2020年和2019年的2.3人继续上升,昆州2020和2019年的离婚率已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两波分居潮

家庭调解员史黛西·特纳(Stacey Turner)说,她在新冠疫情期间看到两个独特的趋势。

一个是在2020年最初封城期间立即发生的趋势。她称之为“第一波”。

家庭调解员史黛西·特纳认为,跨州移民是昆士兰离婚率高企的一个因素。(Supplied: Stacey Turner)

起初,她的客户希望在疫情抵达澳大利亚后迅速采取行动。她说有些夫妇曾举棋不定,有着等等再看心态,但是在疫情封城后他们意识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离婚需要抓紧时间。

在新冠之前,那些不棘手的调解可能需要四到六周的时间,但特纳女士说,当新冠来临时,这个过程被缩短了好几周。

“我几乎是昼夜不停地进行调解,”她说。

“人们合作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们的合作方式远远超出了我以前所经历的。”

然后是特纳女士所说的解封后的 “第二波”分居。

“他们有更大的心理健康问题……你有经济影响,你有重大的租房危机,然后你有就业环境的变化,”她说。

“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加入到已经摇摇欲坠的婚姻关系中,这几乎是一场完美风暴。”

特纳女士认为,造成昆州离婚人数大增的另一个因素是跨州移民,昆州是最受欢迎的澳大利亚国内移居地。

“你在离开你的……家庭关系,你的朋友圈,这本身就会带来影响,我认为人们低估了这一点,”她说。

“有时,人们带着希望和期待搬家,认为会让他们的婚姻关系变好,而他们的关系已经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这根本无法转变现实。”

昆州女性时间紧迫感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的简宁·巴克斯特(Janeen Baxter)教授是一名社会学家,也是研究家庭随时间变化的生命历程中心(Life Course Centre)的主任。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她分析了澳大利亚政府的《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HILDA)报告,该报告每年调查约13000个家庭。

在考虑为什么昆州的离婚率再次上升时,巴克斯特教授说,在2021年的HILDA报告中,昆州女性与其他州相比,报告了更严重的时间紧迫感和压力感。

她说:“我们不能把这归结为新冠疫情……因为还有山林火灾和洪灾……但可以肯定的是,2021年昆州女性的时间紧迫感和压力感都有所上升,而这是我们在其他州没有看到的。”

昆士兰大学的简宁·巴克斯特(Janeen Baxter)教授是一位社会学家。(Supplied: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澳的离婚率已经恢复到全球金融危机之后2011年和2012年的水平。

“如果你回顾过去120年的离婚数据,有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你看到离婚率在这些时期较高,然后在世界没有经历战争或重大经济衰退时较低,”巴克斯特教授说。

“肯定的是,这些更广泛的社会因素确实在微观层面上影响着家庭内部发生的事情。”

图表:2021年按照年龄组与性别划分的离婚率对比

巴克斯特教授和特纳女士都认为,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并没有真正显示关系破裂,即分居的真实原因。

一般来说,只有在分居12个月或更长时间后才会被批准离婚,所以2021年的数据包括了澳大利亚疫情大流行的前八个月的情况。

因此,新冠疫情期间的任何婚姻破裂可能没能反映在某个年份离婚率的变化上。

除澳大利亚首都领地外,所有州和领地都录得与2020年相比批准离婚数量的增加。

澳大利亚统计局健康和生命统计主任詹姆斯·埃斯顿-希金斯(James Eynstone-Hinkins)说,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Federal Circuit)和家庭法院(Family Court of Australia)建议,离婚数量的增加部分是由于去年的行政变化增加了结案数量。

他说:“2021年批准的大多数离婚是由新冠疫情之前的分居导致的。”

本文授权转载于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