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189签证就是个笑话?境内递交苦等不来,转战境外迅速获邀

今年8月,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警告说,澳大利亚面临着技术移民流失到其他国家的风险。(ABC News: Matt Roberts)

【新西兰生活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似乎正在兑现其承诺,加快海外技术移民的签证审批,允许入境缓解就业市场面临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但在境内递交申请的签证持有者认为这一程序有失公允,并对此表达不满。

据ABC中文统计,在内政部10月下发的至少1.25万189独立技术移民签证邀请中,超过一半的职业只邀请了海外申请人,与此前的邀请规则有所不同。

一些移民签证专家和境内申请人说,内政部优先为海外申请人下发邀请的情况令他们感到担忧。

据内政部官网,移民邀请原本根据申请人的分数进行排序,分数更高的申请人会优先获得邀请;分数相同的情况下,内政部会按达标的时间以先到先得的次序下发邀请。

该制度下,申请人首先应递交意向书(EOI),并根据他们的经验、教育、技能和英语考试成绩等项目打分,而不对申请人递交签证申请是否在境内进行区别对待。

汉密尔顿 5房2卫

但本月下发的邀请中,过半的职业优先海外申请人,引起境内申请人在网上参与请愿活动。截至发稿,已有超过3000人签署请愿书,呼吁内政部对所有申请人一视同仁。

移民专家们也警告说,现行做法正在削弱人们对澳大利亚移民制度的信心,且也会对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提交意向书后三天获邀

一些189签证的申请人在采访中告诉ABC中文,在他们的印象中,政府应该会优先考虑他们的分数,而不是他们是否在境外提交了意向书。

35岁的中国土木工程师阿尔伯特·唐(Albert Tang,音)本月收到了申请189签证的邀请函,这令他感到非常惊讶。

当澳大利亚政府邀请唐博士申请永居的时候,他已经搬到了伦敦。(Supplied)

2021年在南十字星大学(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后,他提交了一份偏远地区永居签证的意向书,但没有收到回复。

今年早些时候,唐博士觉得申请永居希望渺茫,而且在持有临时签证的情况下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

他说:“我在澳大利亚找工作绝望了,于是决定尝试去海外找。”

幸运的是,唐博士收到了伦敦一所大学的聘书,随后移居了英国。

他表示,如果自己能在澳大利亚的大学找到一个终身教职,他仍想回来,因此在10月3日,他在境外再次递交了189签证的意向书。

仅仅三天后,他就收到了政府的邀请。

N立方教育

申请澳大利亚永居有多难?

澳大利亚永居申请人表示,移民系统令人困惑,有时政策制定随心所欲,时不时还会毫无征兆地改变移民门槛。

他说:“这一定是个大笑话,我75分就被邀请了。”

相比之下,住在墨尔本、同为土木工程专业的迈克尔·林(Michael Lin,音)的情况则大不相同。

尽管他的移民评估达到90分,但他从九个月前递交至今仍未获得邀请。

毕业于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林先生说:“我简直无话可说,”他表示,“90分对于土木工程专业的申请者来说是很高的分数了。”

林先生正在纠结是否要先回中国,这样可以把签证申请状态改为海外递交,从而加快邀请程序。

“我担心,如果政府下次再次改变政策,邀请境内的申请人,那么我的努力可能就白费了。”

林先生于2014年来到澳大利亚,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学习土木工程。(Supplied)

“短期内都会优先海外申请人”

澳大利亚的189签证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永居签证之一,因为该签证为在澳大利亚读书或在海外拥有工作经验的申请人提供了一个通过凑齐移民分数公平竞争的移民渠道。

一直以来,由于移民打分的高低能够决定获邀的顺序,许多考虑移民的人认为这一签证的申请条件不仅十分明了,而且能够允许申请人通过努力独立获得签证。

墨尔本移民专家颜明煌(Kirk Yan)说,近期一些行业的大多数邀请都发给了居住在澳大利亚境外的申请人,这是不公平的。

颜先生告诉ABC中文,“189签证可能在短期内都会优先海外申请人”,他发起了这场网上请愿活动。

染发霜

“与海外申请者相比,境内申请者已经拥有相关工作和工作经验。此外,他们的英语水平更高,与澳大利亚的联系也更紧密,”他说。

“政府这么做可能会把他们赶走。”

他还表示,这一做法可能会危及澳大利亚的经济复苏,因为它无法将合适的劳动力引入市场。

他说:“最糟糕的情况是,澳大利亚无法从海外吸引最需要的人才,同时有失去国内现有的成熟劳动力。”

颜明煌组织了一项网上请愿活动,呼吁对签证申请人给予平等待遇。(Supplied: Kirk Yan)

这对澳大利亚经济有利吗?

这不是内政部第一次优先考虑海外签证申请人。

对于其他技术移民签证类别,如偏远地区技术移民887签证和州担保190签证,也出现了部分职业优先考虑境外申请人的情况。

内政部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本部门正在优先处理海外申请人的签证申请,便于他们前往澳大利亚与家人团聚,并通过工作和旅游业刺激经济活动。”

酵素

然而,移民工人研究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的研究和政策官员郑惠善(Hyeseon Jeong)表示,内政部的政策迫使持有临时和过桥签证的技术移民的生活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郑博士敦促政府改革移民制度,以确保临时签证工人获得公平待遇。(Supplied)

“移民对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郑博士说。

“目前的打分制度需要进行重大改革,原因之一是它没有充分考虑移民工人在澳大利亚工作了多久。”

与此同时,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Andrew Giles)周四(10月13日)指出,优先考虑海外签证申请人可能只是一个临时措施。

贾尔斯在霍巴特的澳大利亚移民研究所(Migration Institute of Australia)年会上回答颜明煌提问时表示,该政策是在应对“短期危机”。

“当我们控制住局势时,随着我们动用额外资源,我们正在接近这个目标,切实使我们能够做出选择,而不是简单地作出应对。”

本文授权转载于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