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部门形同虚设,移民剥削投诉中90%未调查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的 OIA 数据显示,自 2017 年以来,与就业违规相关的调查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图片:RNZ)

【新西兰生活网】新数据显示,去年劳工监察局收到的移民剥削投诉中,只有 10% 得到了调查。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 (MBIE) 的数据显示,它在 2021/2022 财政年度收到了 1018 份与移民剥削指控有关的报告。

只调查了10%

工作场所关系和安全部副部长普里扬卡·拉达克里希南(Priyanca Radhakrishnan)表示,自去年政府实施新措施以来,对于移民剥削的举报增加了 450%——包括一个 0800 求助热线和一个网络表格,以便更容易举报移民工人的剥削。

截至 8 月底,已完成 28 项调查,还有 80 项仍在进行中。

同时,仅在 10 项发现违规行为的调查中采取了执法行动,但均未举行听证会。

MBIE 表示,这是由于就业关系局(ERA)或就业法庭的等待时间。

N立方教育

劳工监察局国家经理斯图·拉姆斯登(Stu Lumsden)说大流行的限制带来了影响,包括员工重新部署,包括处理工资补贴投诉。

MBIE 的 OIA 数据显示,自 2017 年以来,与就业违规有关的调查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

在过去五年中,调查数量下降了近 70%。

工人怨声载道

一名因法律问题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民工表示,他在 2020 年一份已完成的工作中被拖欠了约 10,000 纽币工资,老板一直未付。

他曾向劳动监察局投诉,但他们说雇主出示了他是承包商的证据后,就把他给拒绝了。

这名工人说,他的工作安排是永久性的,他从未签署过承包商协议。他说,当局在没有进一步调查的情况下轻信了雇主,他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向劳工部门投诉是没有意义的,你是政府部门,你应该有很大的权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每个雇主都说自己是承包商,这是否意味着你不会对这些问题采取任何行动?”

染发霜

这名工人别无选择,只能聘请一名就业倡导者在 ERA 与他的前雇主进行抗争,该案件花了两年时间才达到听证阶段。最终于今年 7 月达成了私人和解,但由于雇主又拖着不付款,所以他仍在努力地要追回这笔钱。

劳工监察局表示,这名工人未能提供其雇佣协议或 PAYE 记录的证据,因此他们无法进一步推进此案。

与此同时,一群(30 名)菲律宾便利店工人去年投诉说,雇主对他们的签证收取非法费用,他们仍在等待结果。去年 8 月,第一工会(First Union)帮助他们向劳动监察局提出了投诉,但只有少数工人得到了联系。

第一工会秘书长丹尼斯·马加(Dennis Maga)表示,令人失望的是,这群人中的大多数人仍在等待联系。他质疑是否有足够的劳动监察员来完成这项工作。

“劳动监察员的数量非常少。这不足以监控这些剥削案件,”马加说:“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公开说,无论你的立法多么好,如果你只有少数人来执行,那么这些立法将毫无用处。”

劳工监察局表示,已经联系了这群人中的三名工人,预计今年年底会有结果。

缺乏劳动监察员

MBIE 的数据显示,在 2020/2021 财年,全国只有 72 名劳动监察员。


仅比 2017/2018 年新西兰的劳动监察员人数多出 19 人,没有达到政府在 2017 年将监察员人数增加一倍的承诺。

新西兰目前每 57,000 名劳动年龄人口中约有一名劳动监察员。

酵素

移民部长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预计到 2023 年年中将有 95 名劳动监察员到位。

上个月,工人保护(移民和其他雇员)法案(Worker Protection (Migrant and Other Employees) Bill)被提交给议会,该法案可能会为违规雇主定下新的侵权行为的标准,包括对较低级别罪行的侵权行为,例如拒绝在合理的时间内向当局提供就业文件。

移民部长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 照片:RNZ

伍德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 RNZ,他们将考虑在推进该法案时如何更好地为监察机构提供资源。

移民倡导者阿努·卡洛蒂(Anu Kaloti)表示,政府需要解释为什么在 2017 年承诺在三年内将劳动监察员人数翻一番的承诺没有兑现。

卡洛蒂说,政府需要对迄今为止承诺的投入 5000 万纽币打击移民剥削其所取得的成就保持透明。她说,缺乏资源导致被剥削的工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正义。

“调查时间太长,与此同时,那些剥削工人的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他们只是按照他们一直做的模式运作,对他们没有任何后果,”卡洛蒂说。

“我们从农民工那里听到雇主告诉(他们)的故事是这样:随便,去举报我吧,我告诉你们,什么都不会发生,政府部门不会做任何事情,”她说。

“所以雇主有这种傲慢是对的,因为他们知道这里的车轮转得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