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杀了自己的四个娃?澳洲最坏女杀手案,如今有了惊人转机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这两天,澳洲女杀人犯Kathleen Folbigg的消息又一次引发了社媒的关注:

Kathleen的辩护团队申请她的前夫Craig提供DNA样本用于医学检测,遭到了对方的严辞拒绝…

已经坐牢近二十年,想借此洗脱冤屈的Kathleen又一次陷入了绝望。

Kathleen Folbigg这个名字在澳大利亚可谓家喻户晓,她一度被称为澳洲“最招恨的女人”。

只因三十年多前,她生了四个孩子,全都莫名其妙夭折,而她被认定为杀婴凶手。

最近这几年,人们找到新的证据后发现:

Kathleen,可能是被冤枉的。

她被判“杀婴”的背后,涉及了一场知名的学术造假和复杂的科学问题,真相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

Kathleen在18岁高中毕业后不久,就嫁给了后来的丈夫Craig Folbigg。

1989年,她和丈夫Craig的第一个孩子Caleb出生了,但夫妇注意到Caleb的呼吸非常吵闹,送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她有轻微的先天性喉软化症,但其他方面还算健康。

两人也没太在意,Caleb刚满20天的夜里,两人把孩子放到摇篮里以后,Caleb却毫无征兆地停止了呼吸…

当两人终于发现了异常,将Caleb送去医院时却为时已晚,医院最终鉴定Craig的死因为婴儿猝死综合征(SIDS)。

婴儿猝死综合征是指一岁以下看似健康的婴儿在睡眠中因不明原因而死去。一般认为,婴儿猝死综合征与婴儿大脑控制呼吸和睡眠唤醒的部分缺陷有关。

总之在当时,对婴儿猝死综合征,医学界也没有特别科学的解释。

Caleb的夭折给夫妇俩沉重的打击,但两人还年轻,决定尽快再生一个。

于是1990年6月,第二个孩子Patrick出生了,这一次,两人在照顾孩子时各种谨慎,生怕孩子出一点意外。

Craig还特意请长假在家照看了一段时间,却没想到10月18日这天,悲剧又一次上演了。

这天,Kathleen把孩子放进婴儿床以后就上床休息了。

不久后,丈夫Craig被妻子的哭泣声惊醒,他看见Kathleen站在婴儿床边哭喊,一问才得知,婴儿床里的Patrick没有了呼吸。

Craig立马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到医院后总算把孩子救了回来,医院诊断Patrick患了肌阵挛性癫痫症状,但具体为什么会发作,医生也不是很清楚。

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之后,Patrick总算开始健康成长了,两口子都松了口气。

然而到了1991年2月,Kathleen突然给正在工作的丈夫打去电话,说了一句:

“又发生了…”

原来,Kathleen又一次发现Patrick毫无征兆地停止了呼吸,送到医院抢救却还是去世了。医院鉴定Patrick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连生两个孩子都突然夭折,夫妇俩的内心异常崩溃,于是干脆换了一个城市生活。

1992年10月,两人的第三个孩子Sarah出生,没想到厄运依旧没有放过这对夫妇,Sarah出生十个月后,再一次因突发疾病去世,Sarah的死因,医院再一次鉴定为婴儿猝死综合征。

1996年,Kathleen和Craig迎来了第四个孩子Laura,没想到“魔咒”依旧伴随着这一家子。

Laura在长到18个月大后,一天,Kathleen带着Laura去健身房,开车回家时,在后座上睡过去的Laura毫无征兆地停止了呼吸…

这一次,医院鉴定为不明原因死亡。因为一些专家认为Laura已经比较大了,不能认定为婴儿猝死综合征。

生了四个孩子,全都莫名其妙夭折,夫妇俩的情绪都濒临崩溃,行为也开始失控。

Kathleen偷偷地写日记,将悲痛和愤懑全部发泄在日记里。

Craig则拼命寻找孩子的死因,他思来想去,开始把怀疑的焦点集中到妻子身上。

一次意外,他翻看了妻子的日记,发现妻子在日记里表达了对他的不满,对孩子的抱怨。

于是,他开始冒出了一个想法:

四个孩子都不是意外死亡的,可能都是被妻子杀死的!

疑心越来越重的Craig选择报了警,警方立刻展开了调查,不久后,Kathleen正式遭到逮捕。

案子很快进入了法庭审理,这场世纪初的庭审,引发了全澳洲人的关注。

检方先是展示了Kathleen的日记,将Kathleen描绘成讨厌孩子哭闹,埋怨丈夫不体谅,最终对孩子痛下毒手的怨妇。

之后检方又当庭出示了对Kathleen极为不利的证据:

比如她在接受警方询问口供时,情绪失控逃出房间。

最后,检方又祭出一个杀手锏,援引了在社会学界被广泛认可的“Meadow定律”:

一个婴儿死亡是意外,两个是巧合,三个以上必然是谋杀…

“Meadow定律”是一个名叫Roy Meadow的英国儿科专家提出的,他自称做了科学统计,证明所谓的婴儿猝死综合征的概率非常下,只有7300万分之一。

Roy Meadow

基于这样一个说法,检方得出结论:

哪怕四名婴儿死亡都有医院的鉴定,他们依然有理相信,概率如此之低的婴儿猝死综合征,出现在同一个家庭里绝不可能是巧合,只能是怨恨满满的Kathleen杀了孩子,用枕头等物件将他们捂死。

由于当时,没有专家在婴儿猝死综合征这个领域做过统计研究,辩护律师甚至找不出数据来反驳。

最终,2003年5月,大陪审团一致通过决定,裁定Kathleen翻下三项谋杀,和一项过失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十年!

消息传出,举国轰动,Kathleen一夜之间成了澳大利亚“最招恨的女人”,“最恶劣的连环女杀手”。

Kathleen从入狱第一天起就开始喊冤,却一直没有人回应,更没有太多人同情。

因为在当时,从普通人到警察,都相信所谓的7300万分之一的婴儿猝死综合征,绝不可能在一个家庭连续发生四次!

直到几年后,另一位女性同样因为孩子遭遇婴儿猝死综合征,被告了谋杀。

终于有医学专家开始认真研究“Meadow定律”,还有科学家认真进行了统计研究,最终同行们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婴儿猝死综合征的发病概率虽然有出入,但都是几百分之一到几千分之一,绝不可能是7300万分之一这样的荒谬数字。

之后,英国医学界也开始调查“Meadow定律”的学术造假,2009年,Roy Meadow本人被医学会吊销执照,将他除名。

“Meadow定律”的学术辟谣来得有点迟,但在牢里的Kathleen依然看到洗脱冤屈的希望。

可问题时,已经宣判了谋杀,要证明她没有杀害四个孩子,仅靠推倒“Meadow定律”是不够的,还必须有充足的医学证据,证明四个孩子全部都是自然死亡。

受当时的技术限制,没人能帮到Kathleen。

就这样,Kathleen静静地在监狱里服刑,一坐就是十几年。

一直到2018年,澳大利亚一个医学团队想到了Kathleen的案子,在研究分析后,他们决定用拿出科学证据,替Kathleen讨还公道。

经这个科学家团队牵头伸冤后,越来越多的生物学家和医学家加入进来,为Kathleen的孩子分析死因,查找真相,其中甚至有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到了2020年,这个科学团队在分析了Kathleen和几个孩子的DNA后,发现Kathleen和两个女儿DNA都有CALM2突变。这种基因突变极易导致心脏突然停止跳动,尤其婴儿时期。

而另外两个孩子同样有诱发癫痫的基因突变,这样的突变其中一部分来自Kathleen,另一部分极大可能来自Kathleen的丈夫,孩子们的父亲Craig。

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科学家们已经大致推测出了结论:

Kathleen和前夫都有基因缺陷的夫妻,恰好都将致命的基因遗传给了四个子女,还恰好都是易诱发婴儿猝死的基因。

没有“魔咒”,(如果)没有谋杀,那么一切都是遗传和基因惹的祸。

不过,要替Kathleen沉冤昭雪,还需要进一步获得前夫Craig的DNA样本用于检测,证实四个孩子的缺陷有一部分来自于他,才有可能让洗冤的学术报告完整。

Craig

没想到的是,这一步竟然是目前最难的。

面对Kathleen团队的申请,Craig严词拒绝,他甚至放出狠话,不会向任何DNA数据库提供自己的样本。

他的理由是,坚持认定前妻是杀人凶手。

不仅如此,Craig认为,自己如今生活困难,穷困潦倒,都是因为“Kathleen杀婴案”发生后,官方没有给他经济补偿:

“我是一个失去了四个孩子的父亲,作为受害人没有获得过任何经济补偿,政府却花大把钱给一个杀人犯伸冤?”

目前看来,Kathleen的案子就卡在了这里,如果这一次不能拿到Craig的DNA,完善科学报告,从而获得重审的机会,下一次可能要等到六年后了。

Kathleen,究竟是澳洲“最恶劣的女杀人犯”,还是一位失去四个孩子的受害母亲?

希望这个答案,不要等到六年,或者无数个六年后才能得到答案。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1140441/Craig-Folbigg-ex-husband-convicted-child-killer-Kathleen-Folbigg-refuses-DNA-sample.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thleen_Folbig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y_Meadow

——————–

黃兒supertouch:这个前夫应该死 老婆开膛破肚给生了四个孩子 因为他缺陷基因有问题全没了 一直遭受身体+精神痛苦 不但不体谅 居然还告她谋杀

冷掉的八宝粥:疑罪从无的定律怎么在这件事上没有发挥作用 当年甚至没有搞清是不是自然死亡的 婴儿连续死亡难道不是第一考虑遗传疾病吗

冷掉的八宝粥:我非常怀疑是她写日记抱怨了照料孩子辛苦造成了法官和陪审员对她的歧视 “怎么会存在不喜欢孩子的妈妈”

嫫嫫的默:穷困潦倒因为没有经济补偿[费解]她在牢里待那么多年了还没申冤成功,你搁这儿觉得自己穷困潦倒是因为没有经济补偿[费解]那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这一切其实就是丈夫的阴谋,为了得到经济补偿,只不过没成功

佑洍:好惨的妈妈啊。。。。。。

不增肥了就酱吧:她自己经历了四次怀孕生产,最后四个孩子都夭折了,这搁哪个女性身上都要崩溃的吧[苦涩]结果她老公就这么来了一句孩子都是她杀的,换是我我先给这老公来两刀,反正都要坐牢了

Hvezdari:这个时候陪审团制度的弊端也显现出来了,明明没有直接证据,陪审员们自以为伸张正义地给别人定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