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吸毒又半夜斯凌女室友,国家党议员萨姆下台,卢克森说问题很严重

克里斯托弗·卢克森和山姆·乌芬德尔。(来源:1News)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国家党党魁表示,议员萨姆·乌芬德尔(Sam Uffindell)在 2003 年半夜对女性室友的行为的指控是“严重且令人担忧的”。

国家党新任陶朗加议员萨姆·乌芬德尔(Sam Uffindell)已被停职,等待进行独立调查。

党魁克里斯托弗·卢克森(Christopher Luxon)在周二深夜宣布了这一消息。在此几个小时之前,乌芬德尔承认在学校时在深夜袭击了一名小男孩,导致他在 16 岁时被要求离开了学校 King’s College。

阅读更多:国家党议员萨姆:我在学校曾经是个“恶霸”,但我……

但是,事件又有了新波折……

半夜敲门辱骂女室友

2003 年,在大学期间与萨姆·乌芬德尔合租的一名女子告诉 RNZ 的 Morning Report,萨姆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恶霸,他曾经在半夜猛烈地敲打她的卧室门,尖叫着下流话,直到她从窗户逃走。

陶朗加新议员萨姆·乌芬德尔(Sam Uffindell)公开承认自己在高中时是个“恶霸”(图片:1 NEWS)

她说,乌芬德尔会在“过度”饮酒和吸毒后把房子弄得一团糟。

“这是恐吓。这是欺凌。我没有安全感,”

“他砸我的门,大喊大叫,基本上是告诉我滚出去——‘去死,胖子’。

“我最终爬出卧室的窗户,跑到朋友家过夜。我担心自己的安全。我很害怕。”

N立方教育

这位女士说,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只是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 她说,她的父亲第二天前往但尼丁帮助她搬出去。

在接受 RNZ 采访时,这名女子的父亲证实了他在故事中的角色,并表示他的女儿“非常沮丧”。

“公寓本身完全被毁坏了。没有留下一个象样的家具。没有留下任何瓷器。任何东西都没有把手。都被打烂了。”

他说他当时给了乌芬德尔和其他两个室友“一个严肃的忠告”。

“很明显……(乌芬德尔)真正有问题,真正的问题……他失控了。”

这位女士说,她受到了这次事件的创伤,并从那时起尽力避开乌芬德尔:“如果我看到他,我的胃绝对会翻倒。”

现在回想起来,她说她以前应该和别人说这件事,或采取某种行动,但她太害怕了。她说,乌芬德尔从未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她说人们可能会因为乌芬德尔当时的年龄而试图为他的行为开脱,但这种行为模式揭示了他的品格。

“听了他在议会的首次演讲,他谈到缺乏责任感和负罪感——我认为这太虚伪了。”

CMC

党魁:问题很严重,要调查

在周二晚间发表的一份声明中,乌芬德尔否认了他有“恐吓或欺凌”行为的说法,但表示与室友之间有过争吵。

卢克森周三早上接受 Morning Report 采访时表示,这件事情发生在 2003 年,指控“严重且令人担忧”,需要进行适当调查。

“作为父亲,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女儿(在听到这样的事情后)很受惊,我希望对此进行适当的调查,”卢克森说。

乌芬德尔曾表示,他在奥塔哥大学期间“享受了学生的生活方式”——饮酒,有时还吸食大麻——但他拒绝接受任何关于他恐吓或欺凌行为的指控。

卢克森说:“另一方面,山姆对这些指控提出异议,因此,正确的往前走的方式是在接下来的两周内进行独立调查,以确保我们查明真相,然后从那里着手。”

“乌芬德尔先生对这些指控提出异议,为了自然正义,现在将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事实。在此过程中,乌芬德尔先生将退出核心小组。”

“调查将由 Maria Dew QC 进行,我预计需要两周时间。”

染发霜

当被问及乌芬德尔是否仍然得到他的支持时,卢克森说:“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找到答案。”

当被问及乌芬德尔的品格时,这位国家领导人回避了几次才真正回答。

“这就是事件令人担忧的地方,因为对于那个受害者,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但我们也必须找到平衡,对吧?作为父母,当我想到我的孩子以这种方式被欺负,这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痛苦,我会为此感到愤怒。”

“同样,如果有人真正改过自新,重新做一个不同的人,并且已经提前宣布了这一点,我们已经对此进行了调查,我们相信两者是不同的,那么我们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卢克森说。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做议员必须拥有完美的过去,那议会中不会有很多议员,但这里的关键是你有没有改变,你有什么不同,你的品格有没有改善?”

当被问及乌芬德尔是否改变了他的品格时,卢克森说:“根据我们的谈话,根据我与山姆的谈话以及你昨天看到的,他是悔恨的,这是我的评估。”

“但是,当昨晚又有新的指控出现时,我不知道,党也不知道,我们需要能够公平地调查这件事,以便他得到自然的正义……但也要公平地对待所谓的受害者。”

https://nzlifenz.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2020022020474945.jpg

国家党自打自脸?

Morning Report 的主持人马蒂·麦克莱恩(Matty McLean)问他,刚刚国家党才投票反对废除“三击法”,要求国家对暴力犯罪维持严惩的制度,而乌芬德尔的事件是不是很具有讽刺意味?

编者注:新西兰有一项 2010 年的量刑和假释法案,被广泛称为“三击法”(three strikes law),这项法律对犯下三次暴力罪行的个人要判处七年的强制性监禁,目前是打击严重暴力犯罪。昨天(周二)议会就废除该法律的提案通过了一读。但废除得到了工党、绿党和毛利党人的支持,而国家党和行动党则投了反对票。

卢克森说:“马蒂,我要对你说的是,这起事件和‘三击法’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三击法’是针对新西兰这里非常严重的罪犯的。”

卢克森接着说他并不否认乌芬德尔的袭击事件是严重的。他说他不会“在任何意义上”容忍所涉及的暴力或乌芬德尔的行为。

当被问及乌芬德尔和他朋友的行为,与最近一连串盗窃和袭击事件中年轻人的行为有什么区别时,鉴于国家党想要打击犯罪,卢克森给出了以下回答:“马蒂,正如我所说你,山姆在 16 岁时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宽恕。它是暴力的。它是无端的。它对受害者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伤害。我不否认这一点。我一直很坦诚。”

然后被问及是否应该对乌芬德尔进行更严厉的处罚,卢克森说他无法推测。他说,由于乌芬德尔被要求离开了学校,也就是说,他已经为此承担了后果。

卢克森还表示,他应该更早地被告知这些事件,但“更重要的是”,公众也应该被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