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尼丁摇身变成新西兰“摇头丸之都”,学生当生日礼物送

但尼丁的学生说,摇头丸在但尼丁已经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将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对方。(图片:1 NEWS 视频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不知不觉之中,但尼丁早已成为新西兰的摇头丸之都!

新西兰警方每三个月发布一张地图,显示新西兰各地的废水检测所发现的毒品比例。

在全国大部分地区,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冰毒的主要成份)占主导地位。2021 年第四季度,冰毒几乎占怀卡托北部发现的毒品的 100%。

编者注:根据新型毒品的毒理学性质,可以将其分为四类:

  1. 第一类以中枢兴奋作用为主,代表物质是包括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 在内的苯丙胺类兴奋剂;
  2. 第二类是致幻剂,代表物质有麦角乙二胺(LSD)、麦司卡林和分离性麻 醉剂(苯环利定和氯胺酮);
  3. 第三类兼具兴奋和致幻作用,代表物质是二亚甲基双氧安非他明(MDMA,在中国俗称摇头丸);
  4. 第四类是一些以中枢抑制作用为主的物质,包括三嘤仑、氟硝安定和 y-羟丁酸等。

但在南方,情况就不同了。

免费培训课程

2020 年,在但尼丁废水中检测到的毒品,95% 是摇头丸(MDMA)。

但尼丁的学生说,摇头丸在但尼丁已经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将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对方,并在去餐馆吃饭之前服用。

奥塔哥大学的学生和当地音乐制作人尼克·吉尔福德(Nick Guilford)说,摇头丸过去主要被限制在参加节日活动和电子音乐活动的一小群人中。

但随着鼓和贝斯在但尼丁变得越来越流行,摇头丸也越来越盛行,吉尔福德说。

随着摇头丸变得越来越“主流”,吉尔福德说它已经融入了庆祝狂欢文化的学生群体中。

废水测试显示,在过去三年中,南部地区摇头丸的使用量增加了 40%。

染发霜

杰·惠兰(Jai Whelan)是奥塔哥大学的博士生,正在新西兰研究“摇头丸文化”。

惠兰说,他采访过的大多数人“对摇头丸是合理使用的”,而摇头丸的风行所带来的问题是由于“对毒品和安全使用的教育不足”。

“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应该更多地检查他们要服用的毒品里面实际是什么东西。”惠兰说。

去年药物检查组织 Know Your Stuff 测试的摇头丸样本中,近四分之一实际上是合成卡西酮(synthetic cathinones),通常称为“浴盐”(bath salts)。

虽然浴盐的效果可能与摇头丸相似,但它们“更有效”。当人们不知道他们正在服用哪种物质时,这会增加过量服用的机会。出现的其他问题包括会喝太多水或喝水不够,以及体温过高(太热)。

但惠兰说,最大的问题是年轻人服用摇头丸的频率:“互联网上还流传着一条规则,即推荐的绝对服食值。如果有推荐的话,最起码三个月才能用一次。”

“然而,许多人却不止是这样。我曾听说,有人在一周内服用了多次。但他们注意到,在最后一天,服用了它也没有什么作用。”

注意:被采访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

摇头丸

摇头丸是一种派对毒品,通过向身体注入血清素来发挥作用,血清素是一种调节情绪的化学物质。当大脑充满血清素时,它常常让人感到兴奋、精力充沛和快乐,以及与他人的同理心和联系感增强。

吸毒者食用摇头丸后,大脑皮层兴奋,在没有音乐的时候,头会轻微地晃动,有一种疲惫、欲睡的感觉。但当服用者受到音乐的刺激时,就会随着音乐的节拍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疯狂地摇头,音乐节奏越强烈,头晃动得越厉害,感觉越舒服,甚至有摇断了脖子的记录,故此被称之为“摇头丸”。

口服摇头丸几分钟后即开始作用,1~1.5小时达到高峰,一般持续作用时间为4~6小时。长期滥用机体极易产生依赖,其机制可能为大量摄入后导致内源性神经递质耗竭和生成障碍,加之多巴胺受体和肾上腺素受体对其产生耐受性和低调节反应,致使需不断增加用量才能产生有效冲动。初服用时有口干、精神紧张等感觉,几次后即可成瘾,并感到心情愉悦,思维敏捷,精力旺盛。成瘾者戒断时可出现血压下降,心律失常,情绪激动,抽搐、谵妄等症状,而难以忍受,导致戒断困难。

摇头丸具有兴奋和致幻作用, 能诱导快感、提高自信心、增强爆发力,具有很强的精神依赖性,上瘾后难以戒断,半年内复吸率仍高达95%以上。

当你在新西兰,尤其在象但尼丁这样的毒品泛滥的城市,一定要注意防范。

珍受生命,远离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