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警察把学校包围起来,不是抓罪犯,而是强制男孩与爸爸团聚

数百名学生在集会大厅等候,而这名12岁男孩则被警察监督的情况下由学校校长护送出去送给父亲。 (Stuff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上周五的时候, 一群警察来到奥克兰一所学校。他们不是为了学生安全,而是在那里执行逮捕令,以确保一个男孩与父亲一起度过周末。

数百名学生在集会大厅等候,而这名12岁的男孩则在警察监督下由学校校长护送出去送给父亲。

警察为什么会予以干预?

警察为什么会予以干预?事件始于孩子向老师倾诉了此前在劳动节的那个周末孩子与父亲在丛林内漫步期间发生的事件。

男孩的父亲每隔一个周末都行驶他的监护权,来探望儿子。这个男孩声称父亲在那一天将他挂了起来,吊在高桥的一侧。桥下面有巨石,如果跌下去,非死即伤。

尽管警方对这事件提出了诉讼,但这名男孩并没有受到警方的问询。

这名男孩的外祖母与Newsroom分享了这些信息,详细说明导致星期五警方在“未予通知”的情况下将事件升级的原因。

她称这种情况是“恶魔般的混乱”,每个机构都失败了。

“家庭法院,警方和学校都表现出他们主要关心的不是孩子。他们甚至不准备在这些野蛮的事件升级之前听取孩子的意见。”

Newsroom过去曾对这些类似的事件进行过广泛报道。这些通常是在违反育儿令的情况下制定的,并且警方会强迫儿童探望父母 – 即使他们不愿意。

祖母说她的女儿和男孩的父亲有一个短暂的、充满家庭暴力的婚姻,他有毒品和酒精的问题。七年来,父亲只能在受到监督的情况下与儿子相聚(尽管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外)。2016年,育儿令改为允许无监督的两周一次的周末探视。

劳动节的那个周末

在发现男孩经历了劳动节周末事件后,他的母亲向警方报了案。外祖母说:

“母亲采取了一个负责任的行动方案,向警方报告此事件,期望他们会专业调查此事,并且通知了警方,下一次父子周末相聚将是11月2日。”

但是当父亲到学校接他的儿子时,男孩拒绝和他一起去度周末。据称这名男孩说:“你差点杀了我。”

他父亲的回答是:“你不能开个玩笑,是吗?”

由于儿子拒绝与父亲一起,于是母亲打电话给警察。她说,警方告诉她有关调查的事情,但他们不能告诉她更多,并建议她联系家庭法庭,因为现有的育儿令是他们制定的。

第二天,母亲去了奥克兰中央警察局,警方告知她现在这件事由离父亲所在地的另一个警局处理。

母亲申请无通知保护令被驳回

在警察对劳动周末事件进行调查之前,父亲探访儿子仍然不会被“暂停”,因此,母亲申请了无通知保护令。如果家庭法院批准,这项针对父亲的指令将阻止父亲的周末访问,直到对劳动节周末事件的调查完成为止。母亲推测警方将对他们12岁的儿子进行问询并作记录。

在申请保护令的宣誓书中,她解释了她的儿子对父亲的不安全感,并担心父亲可能会做出不利于孩子的事情。

法官驳回了她的申请:“虽然存在家庭关系并且有证据表明被告在情感上虐待了孩子,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未来的风险和必要性,无需通知程序。”

母亲的申请和宣誓书概述了男孩告诉她的所有细节,并被送到了父亲那里。此时,警方对投诉的调查仍未完成。

外祖母说:“现在的情况是,儿子害怕他的父亲,拒绝他探视,警察正在参与独立评估和调查事件。同时,父亲现在完全知道这个男孩向学校辅导员和他的母亲抱怨,因为法庭文件已经发给他,这让男孩更加恐惧和脆弱。”

与此同时,今年11月9日,母亲收到了父亲律师的一封信,信中说:“父亲强烈否认你曾指责他在任何阶段将孩子置于危险之中,或者把孩子吓坏了。“

信中指出违反养育令是违法行为。

父亲认为,劳动节周末的事件只是干扰现有养育令的一种手段。

当父亲于11月16日到学校去接孩子时,他已经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学校。

到目前为止,事件发生近一个月后,仍然没有收到警方的通知,母亲将男孩带到警察局,警方告知正在安排专家接受孩子的陈述。

然而,三天后的11月22日,母亲接到警方的一封信,称警方将不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察告诉母亲,父亲进行了“自首”,并解释说这件事只是一个笑话,并有两名证人进行核实。警方没有对男孩进行询问,调查被结束关闭。

附在本文末尾事件的时间表显示,尽管母亲一再要求提供有关调查的信息,但警察从未对这名男孩提出询问。

父亲申请不通知探视 法庭批准 警察执行

由于错过了两次预定的周末探视,父亲通过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恕不另行通知”而直接提走孩子。

然后家庭法院对此予以了批准。

结果是大批警车驻扎在学校的出口,学校的大会堂里有数百名儿童被要求等候,而这名12岁男孩在校长的陪同下被警察带走。

祖母指出了这是一场家庭暴力运动,并鼓励人们说出受虐待的情况。

“孩子们勇敢地站起来对抗虐待他们的父母,这个声音应该被聆听到。这需要勇气,警方已证明他们竭尽全力把学校包围起来,只是确保一名12岁的孩子男孩被交给他的父亲,而并不准备听听他说什么。”

“孩子做了正确的事情,向他的母亲和他的老师倾诉,他的父亲可能通过将孩子吊在高桥上而杀死他。他的母亲做了正确的事情,向警方报告这一事件并申请保护孩子。”

“相反,家庭法院却将其翻过来,母亲受到逮捕威胁,如果她介入保护她的儿子就会被拘留。家庭法庭真是一个令母亲害怕的地方。”

“家庭法庭的审查不够快。”

警方的回应

奥克兰市警察家庭伤害主管Vaughn Graham表示,由于对男孩描述的劳动节周末桥头悬挂事件无法建立犯罪意图,案子被关闭。

根据Vaughn的说法,警方询问了该男孩的父亲和他现在的伴侣,以及男孩的祖父,他们在事件发生前都在桥上,然后警方决定关闭档案。

当被问到为什么这个男孩没有受到询问时,他说:

“通常不会从儿童那里采得陈述,但根据不同案件的情况,可以由儿童专家进行访谈,这通常是针对涉及严重虐待或忽视的案件,或者儿童是证人的案件。本案中父亲和儿子之间所谓的行为并不需要对孩子进行正式面谈。母亲已经向警方报告了孩子的情况,因此认为孩子不需要进一步说话。”

法律系统哪出了问题?

奥塔哥大学法学教授Mark Henaghan专门研究家庭法。他说这个案件听起来像是“警方和法院之间缺乏交流的经典案例”。

“对我来说最让我震惊的是这位近13岁的年轻人没有被问过话。”

“根据新西兰签署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有机构都有义务听取青少年对影响其的所有事项的看法,并予以考虑这些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Henaghan教授说他相信母亲做了正确的事情,在男孩担心他的安全时,在调查进行期间申请了保护令。

他认为在同龄人面前对孩子采取的这种行动,是对隐私的侵犯。

“家庭法院是私隐的,以保护儿童的最大利益。这件事是对儿童的重要隐私和保护的嘲弄。警方真的要采取这种行动,唯一理由只有是出现了直接威胁、伤害到青少年,但本案显然不是这种情况。“

事件的时间表

2009年 – 育儿令决定男孩由母亲抚养,父亲只能接受有监督的探视。

2016年 – 育儿令发生改变,允许父亲与孩子进行无人监督的团聚。

2018年10月20日 – 这个男孩被父亲吊在桥上。

2018年10月23日 – 这个男孩告诉他的母亲和他的学校老师。学校教务处收到通知。

2018年10月24日 – 母亲将事件报告给奥克兰中央警察局。

2018年10月26日 – 母亲给父亲发了电子邮件,称她将不允许他在11月2日来探视孩子。当他问为什么时,她给他发了一张桥的照片。

2018年10月29日 – 据了解,父亲自愿前往警方,声称这起事件是一个笑话。

2018年11月2日 – 这个男孩拒绝和父亲一起过周末,说“你差点杀了我”。母亲给那些负责此案的警察打电话,但他们说不能透露她更多细节。

2018年11月3日 – 母亲再次访问奥克兰中央警察局,并被告知此事正在另一警局处理。

2018年11月5日 – 在警方调查事件期间,母亲申请了无通知保护令,以阻止父亲对孩子的探访。

2018年11月7日 – 家庭法院表示,无通知保护令不符合条件,并批准了父亲的申请。

2018年11月9日 – 母亲收到父亲律师的来信。

2018年11月16日 – 父亲来到学校接孩子。但男孩却由另一个出口出去。

2018年11月19日 – 母子俩去警察局。没有录口供。母亲说她当时被告知警方正安排专家接受男孩的陈述。

2018年11月22日 – 母亲于11月14日收到警方的一封信,称警方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2018年11月28日 – 父亲申请无通知令强制执行,并经家事法庭批准。

2018年11月30日 – 警方带着逮捕令前往学校,以确保男孩与父亲一起度过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