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丢脸!移民局无力处理申请,从而冷藏父母团聚类签证

塞莱斯特·丘比特(Celeste Cupido)的父母盼望着能与他们的孙女团聚。Source: rnz.co.nz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新西兰的“父母团聚移民”一直处于被冷藏的状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此表达了不满。

新西兰在 2016 年时由国家党政府冻结了“父母团聚”类的签证,自那以来,有成千上万的新西兰人及他们的父母已经苦等了六年之久。本来在 2020 年初工党政府打算重启这类签证,当时宣布了新的标准,但由于随后几周疫情的爆发,这一计划再次被搁置。

阅读更多:新西兰移民局:移民申请飙升,恢复父母团聚签证很快有眉目

阅读更多:又见曙光!新西兰移民部长说要重启父母团聚类签证

“父母居留签证”(Parent residence visas)允许在新西兰有居留权或公民身份的人,让他们在海外的父母或祖父母来到新西兰与自己一同生活。但是,由于担心这些老人会成为社会福利和医疗保健的“负担”,在当地社会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相关阅读:NZ Herald头条“移民政策让华人骨肉分离” 掀大波

截至去年 8 月,移民局共有 5463 份“父母团聚移民”的意向申请(EOI),涉及人员超过 8500 人。其中最早的可追溯至 2012 年。移民局估计,如果取消对“子女收入需达到工资中位数两倍”的要求,申请人数将增加数以千计的人。

2019 年已经在等待名单上的人中,85% 是没有资格获得这类签证的,因为他们的孩子年收入没能超过104,000 纽币。

但即使符合这个标准,比如医生等高收入者,漫长的等待也让他们望而却步,只能做其他打算。

一名在丰盛湾医管局工作的顾问称,他现在已经返回英国。

这位顾问说:“我是我父母唯一的孩子,需要照顾我的母亲。我不知道这个签证类别何时或是否能否重启。我已经对政府失去了信任,无论如何不能再等了。(其实)他们很难招募到我这个职业的人员,这对当地社区是不利的,对我在陶朗加努力提供的服务也不利。”

移民部长克里斯·法福伊(Kris Faafoi)最近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移民局重新)进行资料审查之前,不允许再提交任何申请。

他说:“我可以确认,政府对父母类别签证的审查包括一些资格条款,包括年收入的门槛。(移民局)计划在下半年开始这项审查。”

但事实上,有些申请人其实人已经在新西兰,并且符合签证的标准,所以人们对于为什么他们的居民签申请迟迟得不到处理这一点表示不理解。而政府在大选前作出过相关承诺。

塞莱斯特·丘比特(Celeste Cupido)已经搬到了新西兰,她的两个兄弟姐妹也在这里定居,他们的收入足以资助他们的父母。

她说:“尽管在南非一无所有,但我的父母被迫留在那里,无人照料……我们受到的待遇是如此不人道和不公平。”基于非免签国的边境限制,她的父母甚至要等到今年 10 月之后才能来到新西兰,这加剧了她对父母团聚类签证的失望。

对于一个发达国家来说,因为没能力处理大量的签证申请,从而无法向所有人开放边境,这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件。真的是无能和失败。而我们却不得不每天为移民局的无能付出代价。

丘比特说:“我的两个孩子每天都只能通过视频电话与姥爷姥姥通话。我父母只想和我们还有孙辈在一起,他们都在为我们团聚的那一天而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