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和疫情部长都坚持:MIQ目前还是需要的

(来源:rnz.co.nz)

【新西兰生活网】尽管早在去年 11 月就收到卫生官员的建议说不再需要 MIQ 设施,但总理和疫情部长都坚持说,在奥米克戎疫情阶段还是需要的。

1News 看到的文件显示,卡罗琳·麦克尔奈(Caroline McElnay)博士写信给卫生总干事阿什莉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博士,信中说,国际入境者传播新冠所带来的风险不再高于病毒在国内传播的风险。结论是,MIQ 强制隔离设施不再需要。

疫情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卫生官员的最初建议已经过政府的审查,最终的决定是“逐步淘汰” MIQ。

N立方教育

他补充说,然后奥米克戎(Omicron)就到了,这迫使这一淘汰工作进一步延误。

“我们推迟了重新开放边境和取消 MIQ,以确保我们能够提高我们的加强剂接种率。”

“这个决定挽救了数百甚至数千人的生命。”

周三,总理雅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rn)重申了希普金斯的评论。

阿尔登在新加坡回答媒体说:“实际上,(我们)收到的建议是,它(MIQ)是在 11 月之后是需要的。有内部建议,经过同行审查后提交给内阁,我们采纳了(该建议)。”

油漆

但这些爆料引发了一些人的失望,其中包括原先在 MIQ 中隔离的库尔特·莱恩多夫 (Kurt Lehndorf),他是从黄金海岸回来的新西兰人,在 MIQ 中进行了60小时的绝食抗议,才获准看望他身患绝症的父亲。

阅读更多:隔离时绝食60小时,才获准见垂死的父亲

“我麻木了,麻木可能抑制了愤怒,”他说。

莱恩多夫对 1News 说:“许多人和我同时不得不隔离,不得不在 Facetime 上看着亲人死去。”

国家党党魁克里斯托弗·卢克森(Christopher Luxon)表示,政府需要接触所有面临类似情况的人。

“政府有责任向那些实际上处于非常悲惨情况的人解释发生了什么。”

希普金斯说,他对那些看不到垂死亲人的人表示同情,但他表示,让 MIQ 继续运作的决定至关重要。

Food 4 less

“政府一直认识到,边境的限制对入境的人们产生了重大影响,但这也是我们国家在发达国家中,据人口基础上的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原因。MIQ 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服务。”

流行病学家罗德·杰克逊(Rod Jackson)教授同意政府的做法,并表示依靠家庭隔离是错误的。

“我认为我们会更快地看到奥米克戎在更大范围之内的传播。(保留 MIQ )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对于大多数新西兰人来说,新冠不是问题,我不相信人们会认真对待居家隔离。”

到 6 月的时候,全国只留下四个 MIQ 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