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名医务工作者投票,5月铁定罢工

惠灵顿的卫生部大楼(资料照片)。(来源:1News)

【新西兰生活网】公共服务协会工会表示,加入工会的卫生工作者“以压倒性的多数”投票决定下个月采取罢工行动。

公共服务协会工会(Public Services Association,PSA)表示,这一罢工行动包括让基本员工在 5 月 9 日至 20 日期间要“按规定工作”——严格遵守他们的工作规则和工作时间,不要象现在这样加班加点、高效工作。

这些工人还计划在 5 月 16 日进行 24 小时的罢工。

公共服务协会工会的组织者威尔·马修斯(Will Matthews)说,在等待卫生当局提出“体面的提议”来解决问题的一年半之后,进行了这一投票表决。

该工会代表了在 DHB 工作的 10,000 名相关的公共卫生、科学和技术专业人员。这些工人在 2 月份告诉 1News,与其他卫生专业人员相比,他们的收入很低,工作条件也不好。

Enagic还原水

工会一直在请求卫生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给 DHB 谈判人员更多的空间,以便他们可以提出一个解决公平薪酬、低工资和保证安全人员配置的提议。

“如果没有政府授权 DHB 提供更好的提案,我们将无能为力,”马修斯说。

“我们非常接近完成这项工作。安德鲁·利特尔部长只要能再跟上多一点,就可以改变 10,000 名基本工人的生活。”

“(但)他在不采取罢工行动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的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1News 已向卫生部和卫生部长征求意见。

无菌服务技术员史蒂夫(Steve)说他挣的钱不足以养家糊口。

“我必须做第二份工作。没有什么可以鼓励我们继续工作,而且由于许多人辞职,去了 Bunnings 和肯德基等高薪工作,我们经常人手不足。”

心理健康职业治疗师尼古拉(Nichola)说,她的工作角色在经验和资格上与心理健康护士相似。

“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将始终比护士少赚数千纽币。我们工作被系统性低估,这让我们筋疲力尽、沮丧并考虑其他职业选择。”

她说,由于工资低,澳大利亚卫生机构正在挖走新西兰人。

“澳大利亚职业机构正在联系我们,他们向我们提供的薪水比新西兰的卫生局高出数万纽币。”

“即使是澳大利亚的最低薪水,也超出了我们许多人在这里的期望。”

公共服务协会工会此前曾试图在 3 月份采取罢工行动,但后未能成功。当时卫生当局声称这一罢工是非法的,因为计划中的行动与单独的薪酬平等谈判有关,而不是正在进行的薪酬谈判。当时就业法庭支持了卫生当局提出的这一禁令申请。

阅读更多:这当口医务工作者要罢工?法庭直接裁定不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