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房价持续飙升,悉尼17个月来首次下跌

CoreLogic的澳大利亚研究总监伊莱扎·欧文表示,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地产市场正从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ABC News: Billy Cooper)

【新西兰生活网】澳大利亚房地产价格上个月持续上涨,但全国最大的两个城市的房价却出现反转。

主要看点:

  •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2月份全国房价上涨了0.6%
  • 布里斯班(+1.8%)、偏远地区(+1.6%)和阿德莱德(+1.5%)增幅最大
  • 悉尼房价17个月来首次下跌(-0.1%),墨尔本房价持平

悉尼房价17个月以来首次出现月度下跌,2月份跌幅仅为0.1%。

“跌幅不大,相当于中值水平的1000澳元左右,但我认为这绝对是一个迹象,表明房地产市场正在从卖方市场略微转向买方市场,” CoreLogic的澳大利亚研究总监伊莱扎·欧文(Eliza Owen)表示。

墨尔本2月份房价持平,过去3个月仅上涨0.2%。

“这些表现形式包括住房负担能力的限制、上市房源数量增加——尤其是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及固定抵押贷款利率空间的提升。”

“即使在官方上调现金利率之前,房地产市场也开始转变风向,”欧文解释道。

相关阅读:一半地区房价下跌,房价指数增长18月来最低

阅读更多:OCR上调至1%!储备银行行长:一年内调到3%

阅读更多:ASB:今年房价要跌6%!ANZ:应该要跌7%~

中小型州府城市及偏远地区涨幅最大

但在中小型州府城市和偏远地区,房地产市场情况非常不同。布里斯班,阿德莱德和澳大利亚偏远地区的月度价格涨幅最大,分别为1.8%、1.5%、1.6%。

凯特·格蕾丝(Kate Grace)正准备收拾打包这个已经生活了三代人的房子。

阿德莱德的菲尔和凯特·格雷斯对他们房子售出的价格“非常满意”,他们在中介正式挂牌之前就收到了报价。(ABC News: Carl Saville)

“它是由我的祖父母建造的,当我祖母去世时,我从她的遗产中买下了它,”格雷斯女士告诉ABC。

但是,随着阿德莱德房价在过去一年飙升25.8%,格蕾丝表示,现在是充分利用这些涨幅的时候了。

“房地产市场现在的行情让我们认为[房子]能卖到一个最好的价格,但不得不离开祖屋确实是一个令人心痛的决定。”

凯特和菲尔·格雷斯在阿德莱德汉普斯特德花园1958年的老房子收到了多份报价,此前他们的中介在社交媒体上用一句话简单描述了这个三室一卫的房子。(ABC News: Carl Saville)

这栋建于1958年的砖房占地面积800平方米,有三间卧室和一间浴室,位于备受追捧的阿德莱德郊区汉普斯特德花园(Hampstead Gardens),距离市中心约8公里。

中介梅根·塔姆林(Megan Tamlin)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它正式挂牌,就收到了不少报价。

阿德莱德房地产中介梅根·塔姆林预计,今年她所在城市的房屋需求将保持高位。(Supplied: Klein Real Estate)

“我把它放在脸书上,不是付费广告,只是一个小的利用搜索引擎的广告……然后我的电话就开始响了,”房产中介梅根·塔姆林解释说。

“其中一个买家相当自信,很乐意出高价。

“报价方案刚做好,我们仍在讨论该报价的细节。但对他们[格雷斯夫妇]来说,[这笔交易]有很大希望。”

这笔交易显示出阿德莱德的房地产市场有多火热。

塔姆林女士说,州际移民给当地房产市场带来了压力。

“阿德莱德[房地产市场]目前供不应求,”她说。

“我们发现,我们手上的任何一处房产都可以卖出10倍甚至更多[的价格]。竞争非常激烈。这有点疯狂。”

只有布里斯班和霍巴特的房地产年度价格涨幅超过阿德莱德,分别为29.7%和26%。

偏远地区、堪培拉和悉尼在过去一年的涨幅都超过了20%,分别为25.5%、23.8%和22.4%。

“随着固定期限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偏远地区的房地产市场也无法免受债务成本上升的影响。随着房价持续超过收入,房地产市场也越来越受到日益恶化的可负担性约束的影响,”CoreLogic的研究总监蒂姆·劳里斯(Tim Lawless)表示。

“然而,人口趋势的平稳、低库存水平以及对沿海或树屋选择的需求上升,都将助长偏远地区房地产市场价格上涨的劲头。”

但即便是最疲软的首府城市珀斯,过去一年也上涨了8.6%,而达尔文和墨尔本的涨幅也达到了两位数,分别为12.3%和12.5%。

“我不希望它继续涨了”

这对乔安妮·金(Joanne Kim)来说一直是个问题,她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在悉尼近郊买一套小公寓的梦想。

悉尼居民乔安妮·金承认,随着房价继续攀升,她不得不重新核算自己可以在哪里购买公寓。(ABC News: John Gunn)

尽管上个月房价可能略有下降,但悉尼仍是迄今为止房价最高的城市。

“我的朋友和家人一直告诉我,可能是我太有野心了,但我真的很喜欢德鲁莫因和巴尔曼,”她说。

“我一直试图在这些地区寻找一到两居室的公寓,但自去年以来,这里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以前能在巴尔曼找到价格在80万至90万澳元之间的两居室,但现在我找不到那样的房子了。”

像那样的公寓现在的售价几乎是以前的两倍,这让许多人很难购买。

“也就上周,我在看一套公寓,我以为它的价格会在80万至90万澳元之间,但它的实际售价是150万澳元。”

为了追求拥有自己的房子,金女士数周以来都在搜索房地产网站,很多个周六她都去参观开放的房屋,她希望不断提高的利率会对她有利。

“我只是希望[房屋]价格稍微平稳一点。我不希望它再涨了。这太困难了。”

CoreLogic的研究总监劳里斯先生说,金女士有希望实现她的愿望。

“去年4月,当固定期限抵押贷款利率开始面临上调压力,财政拨款即将到期,住房负担能力变得更加紧张时,房屋价格的增长速度开始放缓,”他说。

“随着全球不确定性上升,以及货币政策收紧可能导致消费者信心减弱,近几个月来,房地产市场的下行风险变得更加明显。”

本文授权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