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行动党的风头到顶了?还是会撼动主要政党?

ACT Facebook
Dress Smart

【新西兰生活网】最新的 1News Colmar Brunton 民意调查出来了,评论员和政治观察员在推测行动党的崛起是否已经到顶了。

近年来,行动党之所以与新西兰的政治前景密切相关,完全是因为“骑在中间右翼党国家党的大尾巴上”,在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的领导下,行动党的地位得到了惊人的发展,从 2017 年的一个单独席位开始,在 2020 年的选举中获得了 10 个国会议员席位。

它的迅速崛起正在失去动力吗?

对于一个在民意调查中迅速崛起的小党来说,达到巅峰之后再看到支持者迅速流向其他主要政党的情况并不罕见—— 10% 的支持率是一个心理压力线。

较为保守和谨慎的政治评论员中,可能很容易将行动党在最近经历的崛起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而不是历史见证,它可能成为令人耳目一新的新趋势,新西兰政坛在不久的将来大规模重新洗牌。

顺德家具

在没有得到外界很多评论人士的认可的情况下,长期以来一直是独角兽的党魁戴维·西摩(David Seymour)则坚决而毫不含糊地支持自己。

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新西兰本地媒体《印度周末报》,他认为行动党将成为新西兰政坛的重要平衡角色,在这里,想要赚钱、照顾自己——以及周围的人——并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的人实际上有发言权,而不是会被忽略,被排除在主流社会的边缘。

事实的数据支持了这种大胆的乐观情绪,正如西摩先生所说,“如果你回顾去年,有那么几个时段,我们得到的支持率都持平然后上升……过去两个月民意调查相同……在 14% 到 17% 之间。但这些都是创纪录的水平,我们从来没有这么高过。六个月前,大约 10% ,然后上升,接着持平了。我想我们会再次上升。”

11月份 1News Colmar Brunton Poll 民调结果 (Source: 1News)

阅读更多:新民调:阿尔登和工党支持率大幅下挫,国家党柯林斯认可率为负数

近年来,由于对执政党与在野党的疲劳,新西兰人被动的对国家党和工党进行投票支持,而不是实际上对新西兰的一些强大的新想法和方向的选择。因此,在政策制定的各个方面——住房、医疗、移民、基础设施、经济——都有一种惯性的倾向。

Food 4 less

工党继续将世界视为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而这种鸿沟在新西兰的表现就像企业与工人之间的鸿沟一样不准确。

同样,国家党在试图成为农村保守派和城市自由派联盟的一方时似乎也迷失了方向。近年来,国家党一直掌权,更多地围绕世界的中间派和自由贸易前景。

阅读更多:前纽航老板成国家党党魁:“我们是重置者”

事实上,两个主要政党都没有提供任何全新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常识性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新西兰选民面临的问题。

行动党的戴维·西摩最近开始展示的正是这种“常识”政治,更重要的是,这种有效的沟通引起了新西兰选民的注意。

在总理雅辛达·阿尔登 (Jacinda Ardern) 的人气急剧上升之后,行动党从 2017 年极低的 0.5% 的选票急剧上升到 2020 年的创纪录的 7.6%,这一点并非微不足道。

天马运输

戴维·西摩能够轻松地在我们国家面临的一些最紧迫的挑战上定位他的政党的立场,而没有成为意识形态的囚徒,这一点值得称赞。

他将行动党的形象从作为富人的政党,重新塑造为对包括移民在内的所有新西兰人开放和热情的政党。显然,他领导下的行动党似乎与唐布拉什(Don Brash)等许多前任党魁领导下的行动党有所不同。

戴维·西摩正在充分利用国家党的困境,但显然也获得了新的支持基础,几乎来自新西兰社会的每个部分,尤其是来自主要是中间派的选民。

就目前所言,当前行动党的支持率激增,断言它会持续多长时间可能还为时过早。

尽管如此,如果它继续增长一段时间,直到它完全重新平衡或至少动摇新西兰政治格局中的其他主要政党,那确实会令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