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建筑许可擅自动工 新西兰男子经历“装修噩梦”

Holiday home turns hellish for man who renovated Awaroa bach without consents(Stuff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一位基督城商人男子Volkmar Wollenweber因未经批准的建筑工程被起诉,六项指控是在没有建筑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建筑工作,三项指控是在他的Awaroa Inlet房产上无牌实施限制性建筑工程。

周三在Nelson地方法院开庭,辩护律师Marty Logan表示,Wollenweber从未打算违反建筑法规,因为他没有预料到会对房子进行如此大面积的工程。

半退休的Wollenweber与他的妻子一起购买了这处房产,计划将其作为新西兰度假屋。他当初的意图是给度假屋油漆并修复灰泥覆层中的裂缝,为了让他们住的更舒适,在墙壁,天花板和地板下安装隔热材料,窗户上安装双层玻璃。

Logan说,Wollenweber的“装修噩梦”是从一个小房间开始,由于墙上的鼠患,诱发一种可怕的气味,地板由于腐烂的堆积而像蹦床一样发生声音。然后他发现包层不是防水的,需要更换。使用壁炉时,烟雾从烟囱里冒出来,暴露出了烟囱的结构问题。屋顶生锈,腐蚀的壁炉,都需要更换。

“这不是一个预先计划好的重建,只是一件接一件事的跟着来了。”Logan说,他以为不需要建筑许可。可回头看看,他几乎将度假屋拆了并重建。

Holiday home turns hellish for man who renovated Awaroa bach without consents(Stuff报道截图)

去年11月,一名Tasman区议会调查员在接到报告后查看了这一物业。

据观察,该建筑物已被重新包装,屋顶处于不同的角度,厨房已在外面建造,室外淋浴已经接通,并安装了新的燃烧器。Wollenweber告诉委员会他亲自完成了建筑工作,整个屋顶 – 包括桁架已被更换,并没有向区议会寻求建议,所以没有申请。

Tasman区议会律师Nathan Batts表示,Wollenweber先生来自一个建筑商家庭,当他开始在新西兰工作时,他从事的是贸易,瓷砖,油漆和装修,Wollenweber显然熟悉建筑法及其要求,在房子上完成的工作相当于现有住宅的“完全重建”,以及重要的新增设施。

据此,Wollenweber所声称的他不知道需要获得建筑许可的话法,委员会认为难以接受,从而认为他试图依赖法定的维护和维修豁免。

David Ruth法官表示,法院的观点是,Wollenwebe“完全了解”他的义务,但选择了忽视这一义务。他必须对他所做的工作负责,以促进自我的责任感,并警醒其他人效仿。

法院对Wollenwebe罚款$17,250。根据《建筑法》,90%的罚款将直接支付给Tasman区议会,余下的金额将支付给国家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