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在日托中心死亡,主人一怒告上法庭

Stuff报道截图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近日,坎特伯雷一家狗日托中心老板被小狗主人告上仲裁法庭(Dispute Tribunal),原因是小狗迪塞尔(Diesel)来到了中心的第一天,就死在了兽医的桌子上。

这只两个月大的可卡犬幼犬迪塞尔是卡梅伦·马尔斯(Cameron Mars)的新伙伴,去年他的两只老狗离他而去了。

他告诉本地媒体 Stuff 说:“他是一只才华横溢的小狗……很漂亮,性格非常可爱。”

为了帮助他学会与其他年龄相仿的小狗交往,马尔斯在坎特伯雷寻找了合适的日托训练场所。

在马尔斯拥有迪塞尔后的第二天,就把他送到一家狗日托中心。他说,这只小狗精力充沛,看起来健康状况良好。

下车后大约 90 分钟,马尔斯收到了中心的电话,告诉他迪塞尔呼吸困难。

对方告知他需要带迪塞尔去看兽医。但马尔斯到达时发现小狗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对日托中心没有立即寻求医生帮助感到震惊。

他说,该中心对所发生的事情给出了两种不同的说法:最初告诉他另一只小狗弄伤了迪塞尔,然后在他到达中心时却说是丰盛的早餐加上与其他动物玩耍的兴奋导致迪塞尔生病了。

反应迟钝的迪塞尔被紧急送往兽医处,但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死于急性肺水肿(肺部积液)。

经过兽医和病理学家的尸检,并由饲养员的兽医审查,肺部积液的原因仍然没有定论。

马尔斯说,兽医行业的几个人告诉他,他们怀疑马尔斯被一只躺在他身上的大狗给窒息了。

马尔斯说,该中心确认:当天体重3.5 公斤的迪塞尔小狗正在和体重 10 公斤拉布拉多犬玩耍。

但是,日托中心老板否认了这一说法,称他们注意到迪塞尔咳嗽,并立即将他隔离。老板说,这只小狗从来没有失去知觉,只是昏昏欲睡,而且它一直受到监视。

老板说,马尔斯拒绝交出尸检报告,直到他们支付了 975 元的兽医费和丧葬费。

马尔斯说,如果中心内有摄像头,发生的事情本来可以澄清的。如果老板告诉他这是一场意外,他说他不会追究。但是,他现在将中心老板们都告到小额仲裁法庭(Dispute Tribunal)。

马尔斯表示,这与钱无关,而是提高人们对狗日托行业“严重缺陷”和缺乏监管的认识。

他希望在中心安装摄像头,确保他们在发生事故时立即寻求兽医建议的程序,以及根据狗的大小对狗进行分组的规则。

他认为,员工与狗的比例也需要加以规范。

作为 SPCA 倡导提高日托行业标准的工作的一部分,最近建立了一个认证计划。

SPCA 科学官员艾莉森·沃恩(Alison Vaughan)博士表示,该组织在奥克兰 Hobsonville 的狗日托中心是迄今为止唯一获得认证的中心,但其中一些正在获得认证。

小狗必须至少四个月大,完全接种疫苗,并在参加之前至少接受一剂肠道蠕虫治疗。

法规还规定,幼犬在最后一次接种疫苗两周后才能进入中心。

动物权益保护组织 SAFE 的首席执行官黛布拉·阿什顿 (Debra Ashton) 表示,目前的动物福利准则通常包括最低标准或最佳实践建议,但需要提高标准。

她说,狗日托主人有义务成为照顾他们的领导者,而不是等待政府带路。

新西兰初级产业部(The Ministry for Primary Industries,简称 MPI )发言人表示,根据code of welfare for dog 福利法,狗表现出疼痛、和痛苦或严重受伤的迹象,必须立即就医。

她说,只有在确实狗能很好地相处的情况下,它们才应该被集体饲养。未能达到守则规定的最低标准可能会成为起诉的理由。